證人警司林景昇。
證人警司林景昇。

2019年6月15日傍晚,身穿黃色雨衣的反修例示威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牆墮樓身亡,今續死因研訊。在場警員表示經考慮後,曾拒絕讓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接觸梁,鄺亦沒有再堅持。警方談判組主管形容梁情緒大致穩定,但經判斷後認為不應由警方以外的人士進行遊說及與梁接觸。

警司聶凱鵾指當日接獲下屬通知到場後,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畢慧芬向聶表示欲接觸梁凌杰,但考慮到警方談判組已展開談判工作,二人亦不認識梁,故拒絕二人要求。研訊主任大律師葉志康追問,會否考慮鄺俊宇作為議員及公眾人物,讓鄺接觸梁或可讓事態有良好發展。聶認為當時梁凌杰手持鎅刀並亮出刀鋒,若讓鄺接觸梁,可能需要安排警員手持盾牌站在前方,此舉或會刺激梁,故拒絕其要求,但承認不排除可讓事態轉好的可能性。



當晚8時50分,談判組轉告聶指,曾向梁表示「不如返嚟安全位置」,梁亦點頭回應,遂「俾多10分鐘佢」。但梁在9點8分突然爬出平台,當時有圍觀人士大叫「唔好」。談判組加緊上前遊說,消防員亦同時從平台兩邊靠近梁進行營救,惟梁最終直墜行人路。

警方談判組主管總警司黃廣興表示,梁曾著他「行開啲,唔好過嚟」,並以手勢向外推著他離開,但大部分時間均表現沉默。裁判官高偉雄問,由於梁的雨衣寫上針對警方的字句,會否考慮讓其他專家如心理學家進行遊說。但黃指使用談判員屬國際做法,其他人沒有受談判訓練,故由警方談判最適合。他另指除非事主主動要求,否則一般情況下甚少讓其他人與事主接觸。

總督察王振業作供指,當日原本與家人在附近酒店享用自助餐,後見總警司黃廣興在場,有多輛警車及救護車,得知有人危站,於是上前協助。他曾與梁短暫接觸10分鐘,梁偶爾點頭回應他的提問,對於「係咪有訴求表達、屋企有咩人」等提問沒有回應。期間梁情緒穩定,曾使用電話「有掃有打字」及喃喃自語。

裁判官高偉雄另問黃廣興,有否向男子提及行政長官已宣布撤回修例,他的訴求已達到?黃回應指當時首要建立人與人溝通,未到深層次溝通,故沒有談及訴求的內容。

警司林景昇於當日下午5時17分接獲指示有人在太古廣場危站,約於6時50分到場與在場的談判組總警司黃廣興及總督察王振業交接,約7時15分開始嘗試與梁溝通。林形容當時梁「比較平和」,即使手持鎅刀亦沒有明顯打算使用,沒有揮斬動作;並隱若見他戴上免提耳機。林問梁「發生咩事?你可以講俾我聽」,嘗試建立關係,期間梁有偶爾點頭及搖頭回應,並經常望電話。林續問「知道你有啲訴求,想唔想同我講?」梁沒有回應。林再問「想唔想見記者?」梁隨即搖頭。

直至晚上8時30分左右,林見梁已放下鎅刀,估計已放入袋中,遂問梁「會唔會想離開呢個地方,例如透過救護車走」,梁亦點頭回應,林表示點頭屬良好反應。林又問「想唔想由消防或者我協助你落嚟?」,梁表示「我自己」。林於是向梁解釋具體如何離開,惟見梁沒有反應,便表示「不如你考慮10分鐘」。

林在8時50分再向梁講解如何離開,並提出給他一支水,梁點頭示意,林於是把水拋上平台,梁把水撿起飲用。林提出建議如何離開,並問他「係咪要啲時間考慮?」。梁舉起10隻手指,林理解為他需要10分鐘時間。

再隔約10分鐘後,林表示「如果你唔反對,我嚟幫你」,見他沒有回應,便慢慢走近,欲沿樓梯上平台。但突然見梁「擒出架外」,雙手抱著鐵架,兩邊同時有消防員靠近梁,林於是加緊步伐走上平台。消防員欲伸手「擸」梁的手臂但不成,梁最終墮下。林留意到梁在爬出架外前曾望向電話,歷時約半分鐘。林猜測不肯定梁是否受煽動而令他改變主意。林憶述,之前梁一直沒有任何異樣,願意接受他提供的支裝水屬良好進展。據他了解,現場亦沒有人的說話或動作刺激他爬出架外,但當消防員靠近時聽到他大叫「走開」。林承認事態發展超出他的預期,與梁願意接受水的行為「好唔脗合」。

裁判官問,梁帶備飲料及杯麵到場,會判斷他「上去打算自殺定有訴求?」。林表示,他帶備食物及飲品,一般打算長期逗留,強調在自備飲品的情況下仍願意接受警方提供支裝水,屬「好好關係進展」。裁判官又問,梁表示「我自己」,為什麼林仍走近他?林指難判斷危站人士體力狀況,故大部分情況仍會提供協助。法庭透過警方聯絡原本不在證人名單的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明出庭作供。


法庭記者:王永欣

建立時間12:26
更新時間17:20

證人總警司黃廣興(左)及右為警司聶凱鵾。
證人總警司黃廣興(左)及右為警司聶凱鵾。
總督察王振業
總督察王振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