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右)憶述當得知梁墮下後情緒崩潰。
鄺俊宇(右)憶述當得知梁墮下後情緒崩潰。

2019年6月15日傍晚,身穿黃色雨衣的反修例示威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牆墮樓身亡,今續死因研訊。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指當日由始至終跟梁「講唔到一句說話」是最大遺憾。鄺在庭外表示「(出庭作供)係我唯一可以為凌杰做嘅事」。鄺強調「無嘢重要得過救人」,相信自己作為社工及相關經驗可在場作適當判斷。

鄺俊宇當日曾向在場警員表示欲接觸梁凌杰,但遭拒絕。裁判官高偉雄先感謝鄺在短時間內安排時間,抽空出庭作供。鄺作供指,當日下午正在立法會大樓工作,接獲市民求助通知有人在太古廣場危站,「有人可能做傻事,鄺議員你救救佢」。而立法會大樓與大古廣場距離相近,於是立即前往現場,途中遇到大律師伍展邦,鄺續跑到現場。當時並不知道危站者的身分,亦不認識梁凌杰,「邊個都唔重要」不希望有人失去生命,所以趕赴現場,他亦從網絡訊息得知梁危站與政治訴求相關。研訊主任葉志康問鄺,過去曾否處理危站個案的經驗?鄺指在其十多年區議員及社工生涯中,曾數次處理街坊危站個案。



當日4時許到場後立即前往4樓平台,當時警方已設立封鎖線,「好緊張,好想即時接觸到佢」。他在場認出一名相熟女警,向她表示「我想過嚟幫手」,女警回應「明白嘅」,但經請示後拒絕鄺的要求,鄺曾向女警指「你盡量試試」。在平台等候數分鐘後,鄺覺得「唔得喎,發揮唔到作用」,遂走到對面金鐘道馬路觀察情況,嘗試嗌向梁「冷靜啲」等。但因相隔多條行車線,距離比較遠,現場有市民指「聽唔到㗎,無反應」,鄺於是折返4樓平台。

及後有途人向鄺表示「好似跳咗落嚟」,鄺目睹有人倒臥在行人路。鄺形容當時情況時一度感觸,聲音沙啞,他憶述當時情緒崩潰,首次面對處理輕生個案但失敗作結,並與伍展邦乘的士趕往醫院。鄺續指,「一直唔想回憶呢件事」,「好難受嘅事」,「以為可以平安,但嗰日做唔到」。

鄺表示自己社工出身,亦曾有處理危站個案的經驗,「幫啲啲都好,好可惜」。鄺續稱,最大遺憾是由始至終跟梁「講唔到一句說話」。

葉大狀又問,會否留意到梁當時手持危險品?鄺表示不清楚,亦「唔覺得佢會傷害我」。葉再問會否考慮即使與梁對話亦未必能達良性效果?鄺強調「無嘢重要得過救人」,相信自己作為社工及經驗可作適當判斷,「最大心願大家都平安」。鄺憶述,當時他身處一些衝突或失控場面,均可作緩衝作用。

鄺憶述,在梁凌杰葬禮曾與梁母見面,鄺指自己「一見到佢喊到收唔到聲」,梁母反而安慰鄺表示「你做得好好」。鄺亦在梁頭七時透過電話與梁父聯絡,梁父則向鄺表示「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平安返到屋企」。

裁判官問鄺,在過往處理危站個案的經驗,是否曾有警方或談判專家介入?鄺表示曾與在場警方合作,成功挽回生命。鄺舉例若有個案認識自己,「人哋知我邊個」,對事件有一定幫助,他過往處理的案件均在不需要談判專家的情況下解決。

裁判官最後再次感謝鄺在匆忙下出庭作供,有助澄清事情,明白沒有人想這件事發生,希望可避免同類事件發生。鄺亦表示感謝法庭邀請他作供,事件對他而言屬「好大傷口」。裁判官續指法庭決定是否傳召證人時會考慮不同因素,有人不願再提及傷痛,有人則可以解開心結,並再次感謝鄺作供。

法庭記者:王永欣

建立時間13:16
更新時間13:58

梁凌杰當日墮下一刻。資料圖片
梁凌杰當日墮下一刻。資料圖片
鄺俊宇指當日欲加入遊說被拒。
鄺俊宇指當日欲加入遊說被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