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總隊目陳志堅(小圖)表示當日已把氣墊盡量擺近梁的位置。
消防總隊目陳志堅(小圖)表示當日已把氣墊盡量擺近梁的位置。

2019年6月15日傍晚,身穿黃色雨衣的反修例示威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牆墮樓身亡,今續死因研訊。在場消防總隊目坦言當時已「做到最盡」,亦基於安全理由未能安排消防同事拆除欄杆,放置氣墊。他當日為梁急救時,梁已陷入昏迷,口部流出少量血。

梁凌杰當日從平台直墜行人路,沒有落在消防在金鐘道馬路開設的氣墊。時任消防總隊目陳志堅表示當日已把氣墊盡量擺近梁的位置,但行人路及馬路間有長欄杆,阻礙擺放氣墊;而氣墊長7.5米、闊5.5米及高2.5米,橫跨兩條行車線。梁在晚上9時許突然爬出架外,「爬來爬去」,亦見消防員「伸頭出嚟」,梁其後墜下。陳隨即上前搶救,陳憶述當時梁面朝下,背向天,少量血從口中流出,已陷入昏迷。



研訊主任葉志康問陳,曾否評估梁墜下時,會落在露天行人路?陳承認有此可能性,但若要把氣墊放近太古廣場,必須要拆走行人路上欄杆。由於梁站在工作台已一段長時間,可能會「無端端挨吓挨吓跌落嚟」。若在拆除欄杆期間墜下,消防同事會躲避不及。葉又問,會否考慮把氣墊放在欄杆上?陳回應此舉會令氣墊形成斜角,當事人會滑落地下。他另指消防只有一個大小的氣墊,沒有體積較細氣墊。他承認若現場不適合擺放氣墊,只能用遊說的方式嘗試勸服事主。葉再問,若在地面擺放紙皮等雜物是否能減輕衝擊力?陳指這些不是一般保護裝置,未必一定可減輕衝擊力,更可能令事主接收組錯誤訊息,覺得「呢個位可以跳」。

陳坦言當時已「做到最盡」,拆除欄杆需要長時間,拆除一個欄杆需時約5分鐘,約需拆除10個欄杆,便需50分鐘,消防便會曝露在50分鐘的危險時間。

裁判官高偉雄問,香港有很多地方都不能擺放氣墊,外國亦有體積較細的氣墊,消防會否有其他體積的氣墊?陳表示唯有擺到最接近的位置。裁判官又問使用氣墊是否最安全有效的方法?陳強調氣墊屬防衛性工具,最重要盡量遊說及把事主拉回安全位置。

法庭記者:王永欣

梁凌杰死因研訊繼續。資料圖片
梁凌杰死因研訊繼續。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