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消防員梁志榮、消防員徐煒烈、消防員鄺軍。 王永欣攝
左起:消防員梁志榮、消防員徐煒烈、消防員鄺軍。 王永欣攝

2019年6月15日傍晚,身穿黃色雨衣的反修例示威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牆墮樓身亡,今續死因研訊。當日在平台上參與拯救行動的消防員指梁「非常猛烈反抗」,不配合被拯救,即使曾緊扼梁的手腕亦被掙脫。

消防總隊目廖寶迪指,當晚8時50分得知梁或會「自己行落嚟」,於是在右邊花槽旁觀察,見梁原本坐著玩電話,但突然站起身,於是用無線電通知其他隊員,但梁沒有從出口離開,反爬出工作平台外。廖於是與另一隊員走上平台緩慢靠近梁,見梁雙臂放在架上,一手扼著另一手腕。廖於是上前表示「你咁樣好危險,上返嚟先」,梁回應「走開」,廖與隊員稍為後退,談判專家亦問「你想警察定消防上嚟幫你?」,梁再回應「走開」。廖見梁有伸展動作「好似有啲攰」,於是用眼神及點頭向另一邊的隊員示意上前搶救。廖再問梁「你係咪好攰?不如腳上返平台先」,廖見梁的手已離開欄杆,便上前捉緊其手腕但被掙脫,梁在半空「搖搖欲墜」,期間梁曾捉住棚架,但隨即墜下。據他了解沒有人刺激令他爬出架外。



廖形容當時梁屬「非常猛烈反抗」,不配合被拯救。當時上前搶救「好難作出決定」,因梁有即時墜下的危險,其動作「好似有啲攰」,需在緊急情況下決定。

裁判官高偉雄問,會否覺得梁不想被拯救?廖坦言「好難評估」,但「有機會跳落去」,亦同意他若非激烈反抗,平台上有4名消防員應可捉緊梁。

消防隊長王仕賢指,當日接報到場後,下令隊員在金鐘道設置氣墊及在平台設「高角度拯救系統」,即在平台上設置鞏固點,保障救援人員安全。當時警員向王表示梁手持𠝹刀「要小心」,王解釋由於梁手持利器,對消防員有威脅,故希望透過遊說令梁放下𠝹刀,並在梁自願的情況下上前協助。當晚8時50分警方再次通知王,表示梁10分鐘後有機會接受協助,王於是先後通知在平台兩方候命的小隊,期間聽到有人大叫「唔好呀」。王見梁當時跨出平台,談判專家及消防員慢慢靠近梁,隊員亦為談判專家繫上安全帶,梁最終墮下。

裁判官問王仕賢,是否知道當時氣墊不能設在梁的正下方?有沒有評估梁的情況轉穩定,可以拆除欄杆?王當時得知「有個欄杆喺中間」,但經評估後基於安全理由不能派員移除欄杆。裁判官又問,消防員是否接到指示才上前搶救?王則指消防員可透過觀察決定。

庭上播放由現場人士拍攝的片段,徐煒烈指出梁把右手縮開原本被消防員拉緊的上衣,之後曾捉著鐵架,而左手再掙脫上衣,右手放開鐵架,最終墮下。

消防員鄺軍灝當時與徐煒烈一同待命,徐上前拉著梁但被掙脫,鄺原打算「貪到盡」,抽著梁的褲頭但不成,只能拉著其上衣。鄺覺得梁當時不願配合被拯救,「想跣自己個人出去」,感覺他「特登拉隻手出嚟」。裁判官問鄺,他認為梁是否刻意或因為太重而把手縮開?鄺則認為當時梁「專登縮一縮手」。

消防員梁志榮當時與總隊目廖寶迪一同候命,目睹談判專家走上平台,梁凌杰本坐著使用電話,他望向談判專家的方向後站起來並爬出架外。當時梁凌杰先後兩次叫「唔好、走開」,二人亦兩次後退。梁志榮上前捉住事主的手腕,但一秒後被甩開,梁於是往下層走,嘗試捉住事主身體任何一部分但不成。他認為若事主沒有掙扎可被拉回安全位置,現場亦沒有人刺激他爬出平台。

法庭記者:王永欣

建立時間13:30
更新時間16:55

死因研訊今繼續,消防隊長王仕賢(上小圖)及消防總隊目廖寶迪(下小圖)。
死因研訊今繼續,消防隊長王仕賢(上小圖)及消防總隊目廖寶迪(下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