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幼稚園教學情況引起社會關注。資料圖片
本港幼稚園教學情況引起社會關注。資料圖片

本港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愈來愈多,政府連年增加中小學的資助,面對同樣問題的幼稚園,卻處於資助、人手、培訓不足的「百無」狀態。有幼園老師苦訴,全校有近半為SEN學生,更曾被不擅表達的學生拳打面部,最終為控制個別學生影響全班學習進度。政府圖以增加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名額為主要支援,但部分訓練難在校園內進行,服務並不全面,難以處理症狀較嚴重的個案,加上現行制度未要求教師須取SEN相關證書,教界慨歎政府融合教育的目標,實際上並不可行。 記者 陳倩婷 林紫晴

SEN學生所需的照顧及教導較一般學生多,故在特殊幼兒教育中心或兼收學校中,老師與學生的比例為一比六,不過在主流幼稚園則未有規限。幼稚園教師陳老師(化名)透露,其任教的班級,三十多名學生中,有十多位SEN學生,全校的SEN生佔總數近半。



症狀各異拖慢整班進度

陳老師提到班中的SEN生症狀各異,「較輕微的只是語言發展遲緩,自閉症較嚴重的,不懂表達自己就會動手」,她與同事不止一次被SEN生拳打面部,要控制個別學生,老師分身不暇,最終全班的學習進度被拖慢。陳老師感歎,「政府想做融合教育,現實係學生程度不一,根本唔可行!」

部分主流幼稚園的SEN學生收生比例提高,與其收生程序有關。香港幼兒教育人員協會會長周慧珍指出,採取派位政策的幼稚園,收生時基本上是先到先得,不會針對學生是否有SEN問題作出篩選。此外,部分收生不理想的幼園,為了追回班級數目,會取錄包括SEN學生在內的叩門生,以及經社署轉介入學的SEN個案,「所以令到部分幼稚園收多了SEN學生。」

SEN學生太多無時間教學

現有制度亦無要求教師須取得SEN培訓證書。教大特殊學習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總監冼權鋒指出,現時幼兒教育的教師培訓,主要為照顧幼稚園學生的教育需要而設,準教師雖會在書本上學習如何處理學生的行為問題,但只有少量職前訓練,當學生有較複雜的特殊學習需要,教師往往就如「老鼠拉龜」,不知如何入手。

周慧珍認同,幼兒教育課程雖包含兒童成長發展必修科,但由於科目時數不多,準教師未必可掌握到照顧嚴重SEN學生的需要。曾上過SEN相關培訓課堂的陳老師直言,SEN學生佔比太多,學而無所用,「根本無時間處理,整堂時間花在控制學生多於教學。」

事實上,現時政府針對SEN幼兒的需要,共提供四種服務,分別是俗稱「S位」的特殊幼兒中心、「I位」的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兼收計畫、「E位」的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及「O位」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SEN幼兒經醫生評估後,即可輪候上述服務,其中較需要深入訓練的幼兒可輪候「S位」,後三者是相對輕度的服務。

冼權鋒建議政府可帶頭鼓勵幼師接受在職培訓。
冼權鋒建議政府可帶頭鼓勵幼師接受在職培訓。
學童肌肉訓練。資料圖片
學童肌肉訓練。資料圖片


外帶上堂 家長也嫌麻煩

在衞生署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任職社工的李姑娘(化名)指,「S位」名額僧多粥少,輪候時間最快一年,一般需時兩年多,在未輪候到「S位」之前,醫生會同時安排幼兒輪候其他服務,故症狀較嚴重的幼兒有可能入讀主流幼稚園,使用「O位」到校服務,由非政府機構(NGO)派員,每周兩至三次到校支援SEN生。相關名額更獲政府按年增加。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去年底表示,「O位」下年可增至一萬個,「零輪候」時間指日可待。

不過,李姑娘直言,未必每項訓練都能夠於校園內進行,「言語治療或者尚可,但大小肌肉較弱的幼童,治療師很難帶彈牀到學校。」她無奈稱:「到校服務是較方便的選項,政府加名額後輪候時間短、受歡迎。」

李姑娘續說,到校服務屬過渡性質,曾有入讀主流幼園,並使用「O位」的幼兒,之後輪候到「S位」,家長卻反對子女入讀。除了對「特殊教育」四字感抗拒,有家長亦嫌麻煩,「到校服務可以一次過在學校受訓,不需額外帶子女到外上堂。」

負責到校支援的特殊幼兒教師施先生(化名)則表示,有見過接受到校服務的學生,由於家長勤於家居訓練,令小朋友升上幼稚園高班時趕上進度,不需轉讀「S位」,但他強調須家校配合方成事。若要進一步做到持續發展,他期望SEN學生升上小學後仍可獲得校本以外的支援,如善用社區中心為學童提供治療,「傳統觀念是長大後就會好,但未必人人如此。」

政府應帶頭鼓勵幼師進修

在改善到校服務機制以外,加強老師在職培訓或是一途。冼權鋒認為,NGO有派專人為幼園教師提供照顧SEN幼童的校本培訓,但培訓時間僅半天至一天,反觀推動融合教育的中小學,教育局會要求全校教師均須參加在職培訓,以「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基礎課程為例,教師需受訓三十小時。冼認為,現階段政府應帶頭鼓勵幼師進修照顧SEN學生的課程,逐步提升相關在職培訓的比例。

周慧珍亦提醒,校長及資深教師應提高警覺,當觀察到有學生上課一段時間後,仍然與人無眼神接觸、語言表達與同齡兒童有明顯距離時,而負責教師又難以應付,資深教職員便需提供支援,及早與家長聯繫,協助相關學生轉去接受適切的SEN治療。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