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網站設有網上遊戲及虛擬單車賽賭局。
有網站設有網上遊戲及虛擬單車賽賭局。

全球不少賽馬和主要球賽在疫情嚴峻期間暫停,非法賭博集團提供大量次要足球聯賽、乒乓球、飛鏢及電子競技等賭局,帶來賽事造假的誘因。記者登入部分伺服器設於香港的非法賭博網站,發現均有提供免息借「點數」和免費試賭等優惠,千方百計吸引賭客「瞓身」投注。

亞洲賽馬聯盟報告提到,疫情期間通過非法賭博網站進行的賽馬、電競及運動聯賽投注大幅增加,非法營運者因不受規限,可在主要聯賽暫停期間快速調整投注運動項目,例如以尼加拉瓜、土庫曼斯坦等沒有停賽的次要足球聯賽作替代,並加入過往甚少供投注的運動,如烏克蘭羽毛球、俄羅斯冰上曲棍球、亞美尼亞乒乓球及英國飛鏢賽事等,但因有關選手普遍薪酬微薄,賽事缺乏防範造假措施,容易因短時間注入大量非法投注而衍生誠信風險,危及運動健康發展。



電競投注亦成為非法賭博網站吸金渠道,報告指原因是虛擬運動和網上遊戲未因疫情暫停,加上有大量年輕支持者,估計去年電競總投注額高達一百三十億美元,較往年約九十億美元大增,當中不少流入非法集團口袋,有美國博彩公司透露,若以去年三月疫情爆發前後比較,投注電競的顧客猛增二十倍。

根據報告統計,不少非法賭博網站採用運動博彩軟件,當中提供最少二十九種運動賭局,每月有超過一萬三千場足球賽事及一萬五千場其他運動賽事可供即場投注,有平台於去年第二季主要足球聯賽暫停之際,平日早上仍提供一百四十場球賽供投注,當中逾一百三十場是虛擬足球賽。

《星島》記者登入部分伺服器設於香港的非法賭博網站,發現不少運動可供投注,包括美式足球、網球和棒球,也有美女荷官主持網上百家樂,亦有虛擬單車賽和網上遊戲賭局,多個網站亦提供免息借點數優惠及免費試賭,有網站則以「體育首單包賠」招徠,即首次投注球賽輸掉可獲退款。據悉,這些網站均瞄準香港市場,亦有本港「代理」(艇仔)參與,若賭客輸光會介紹財務公司貸款再賭,從而衍生非法討債和其他犯罪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