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過來人 Woody(右)接受社工鄧天兒(左)訪問賭博歷程。
賭博過來人 Woody(右)接受社工鄧天兒(左)訪問賭博歷程。

歐國盃舉行,有機構指去年網賭的求助數字較前年急升一倍,反映非法賭風現象漸趨嚴重,情況令人關注。

前賭徒、現時19歲的Woody在完整家庭環境長大,是家中的幼子。他自15歲便開始半工讀,17歲首次接觸非法網賭活動。當時Woody接收到於手機的社交網站及通訊程式中有關非法網賭網站的廣告。Woody認為廣告內容吸引,也感到十分好奇,同時得知上司也有參與非法網賭,在身邊人慫恿下第一次參與非法網賭,此後不能自拔,甚至開始透支信用卡及向財務公司借貸繼續投注。「賭大啲,贏多啲!贏錢就可以買新電話或者名牌袋。」他坦言,即使他少時不喜愛足球,也從未接觸賭博,但在「贏錢」的誘惑下,他無法停止賭博行為。



由於輸多贏少無力償還,非法中介更介紹Woody向高利貸借款。雖然得知利息昂貴,因深信可以「贏錢」,繼續借貸參與賭博。賭博兩年,他已累積輸了150萬債務,大部份由家人承擔,導致關係破裂。數月前,在家人的勸勉下到中心求助,在接受戒賭輔導過程的Woody仍在努力當中。他勸勉其他年輕人:「唔好因好奇參與賭博,都唔好高估的自制能力,拒絕賭博。」

調查指16%受訪者曾經非法賭博。
調查指16%受訪者曾經非法賭博。


路德會青亮中心與JCI北區青年商會,於今年5月11日至6月10日期間進行了調查,一共收集到330份問卷。受訪者當中有190人表示過去曾經參與賭博,比例達五成七(57.6%),反映市民大眾的參與賭博情況愈來愈普及。曾參與賭博的受訪者之中,有兩成二(22.2%)指在疫情期間增加了投注金額或投注次數,超過一半(55.8%)受訪者在此期間增加了約1,000元以上的投注額,而接近四成(39.5%)受訪者增加了6次以上的投注次數;六成(60.5%)受訪者認為主因是源於自身多了空閒時間或用作消磨時間,近四成半(44.2%)受訪者認為賭博與娛樂消遣相同,結果顯示疫情期間賭博行為、投注金額、及投注次數均有上升趨勢,中心擔心市民會產生錯誤想法,以為賭博是正常行為。

有16.1%受訪者表示曾參與非法賭博,當中有42%參與賭波,18%參與網上賭場,參與啤牌及籃球有6%。當中有79.2%表示經朋友介紹接觸非法賭博。另外,接近七成(69.8%)受訪者曾接收過任何有關網賭平台的訊息,其中有17.8%表示是曾按入有關平台,由此反映朋輩影響,加上互聯網發達有機會令更多不法之徒有機可乘,引誘市民參與非法活動。調查當中,有六成七(67.1%)受訪者回應指並不知道參與非法賭博的刑罰,顯示大眾意識薄弱,中心希望可以加強公眾教育,避免誤墮法網。

中心主任周雅瑩表示,網賭明顯有增加趨勢,求助個案中由前年6%增長至去年15.38%,增幅超過一倍。另外,她有指今屆歐國盃是疫情後的首次大型賽事,由於受疫情影響,難以預測實際影響,但近期的宣傳攻勢明目張膽,異於過往,實在不容鬆懈。

19歲男子Woody曾經網上賭博欠債150萬元。
19歲男子Woody曾經網上賭博欠債1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