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娩時獲輸血的黎嘉惠(後排左三)表示,待身體完全康復後會定期捐血。伍明輝攝
分娩時獲輸血的黎嘉惠(後排左三)表示,待身體完全康復後會定期捐血。伍明輝攝

今天除了是端午節外,亦是「世界捐血者日」,香港紅十字會今年以「捐血讓世界繼續跳動」為主題,凸顯無償捐血者對拯救他人生命及保障健康的貢獻。香港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血液收集及招募部主管梁雅詩說,去年受疫情影響,本地捐血者人數僅達十二萬,而血液收集量則有二十萬,較前年收血量下跌一成,血庫曾一度只剩餘三至四日的用量。有近月經歷胎盤前置的受血者表示,若沒有捐血者的無私奉獻,相信未能補充在分娩期間流失的血液,深深體會到捐血的意義,已打算日後定期到紅十字捐血。

去年捐血人數僅12萬



梁雅詩表示,受新冠疫情影響,市民出行次數大幅減少,而紅十字會亦未能派出流動捐血隊到各所中學收集血液,變相過去一年須與政府部門及商界商討合作方案。她說,去年共有超過十二萬人捐血,佔適齡人口百分之二點三四,並收集逾二十萬袋血液,讓五萬名病人受惠。然而,由於去年的收血量比前年下跌一成,血庫曾一度剩餘三至四日的用量,紅十字會亦三度呼籲市民捐血,但幸得市民的支持,血庫的緊急情況得而緩解。她強調,雖然目前已有口服鐵質補充劑和鐵針供有需要病人使用,但上述方式僅限於非緊急的病人,換言之臨牀治療對血液的依賴仍然存在。

在生產前經歷胎盤前置的黎嘉惠表示,在懷孕二十至二十一周得悉自己出現胎盤前置,其後經廣華醫院醫生確認後,證實為胎盤前置第四期,即代表在分娩期間將有機會大量出血,坦言得知消息後,對情況感到憂慮,但幸好分娩期間未有出現嚴重失血,並有幸得到三包血液的補充。

黎嘉惠續指,即使自己是最普遍的O+血型,但事前也未曾聯想過,血庫居然連分布最廣泛的血型亦欠缺,反映本地血庫供應情況相當嚴峻,所以手術完結後,院方也只能提供了多包口服鐵質補充劑,讓身體自行製作紅血球。被問到過去有沒有曾到紅十字捐血,她直言對自己未曾捐血感慚愧,認為經過今次分娩後,深深體會到捐血的意義,又指「捐血比起做義工更有意義」,所以她承諾身體完全康復後,將定期到紅十字捐血,並會努力邀請朋友捐血。

「捐血比做義工有意義」

伊利沙伯醫院婦產科醫生陳敏暄解釋,胎盤前置第三及第四期病人在分娩時,會出現較高的出血風險,所以需要開刀分娩,並要使用藥物減少出血。她稱,伊利沙伯醫院每月平均有數名孕婦患有嚴重的胎盤前置,其中一名胎盤前置第四期的病人在手術期間,總共流失了七公升血液,而一名成年女性體內約有三公升血,換言之她身體總共換了兩次血,並須使用多包血液作補充。她透露,自己首次捐血是十八歲,當時已覺得捐血很有意義,到後來在大學讀醫科,並成為一名醫生更明白血液不能被取代,以及它的重要。

瑪麗醫院腫瘤科醫生區樂詩指,腫瘤科有三種情況下須為病人輸血,分別是治療腸癌、胃癌及膀胱癌患者;病人服用化療藥物後,身體造血功能受影響;以及末期癌症病人進行紓緩治療期間,出現貧血。她指,身為醫護人員有需要以身作則,尤其明白到血液是「用一包少一包」,所以更有必要向公眾解釋捐血的重要。她又笑言,自從十六歲第一次捐血後,已養成捐血的習慣,而到目前為止共捐了二十六次血,她更形容自己已「捐血上癮」,因為堅信捐血是一件深具意義的事,而每一包血液更是不能被取代。記者 郭嘉輝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