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七一遊行。資料圖片
去年的七一遊行。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獲悉,被警方指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規定的民間人權陣線,今年將不會再主辦七一遊行。民陣臨時召集人鍾松輝接受《星島日報》查詢時確認,民陣今年一定不會搞七一遊行,主要原因是警方已經將民陣定義為無註冊社團,根本難以合法申請舉辦遊行,加上還有限聚令限制,他個人認為,自二○○二年成立的民陣,「現在的情況不是叫做解散,但不會再搞任何活動」、「出年都不會再搞」,已經完成歷史任務。

民陣近來被傳或遭取締,早在四月下旬接獲警方來函指曾於○六年七月申請註冊為社團,獲批准及接納,至同年九月向社團事務主任申請取消註冊後,有迹象顯示民陣仍以社團形式運作,涉嫌違反《社團條例》第五條規定。警方要求民陣提供書面資料包括未再申請社團註冊的原因;自○六年九月至今曾舉辦公眾遊行及集會的日期及地點;成立以來所有收入來源、開支及使用的銀行及戶口帳號等。不過,現正坐牢的民陣召集人陳皓桓不從。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及後回應指,民陣未按要求提交資料,警方不排除採取執法行動。



去年遊行引發多區警民衝突

外界關注,民陣去年申辦由維園出發的七一遊行首度被警方反對,結果陳皓桓以個人名義發起反「港區國安法」遊行,最後引發港島多區出現警民衝突,甚至騷亂後,民陣今年會否再搞七一遊行?《星島日報》致電民陣臨時召集人鍾松輝查詢,他表明今年不會搞七一遊行,「一定不會搞,原因是有限聚令,加上警方定性民陣無註冊,根本無法合法申請遊行。」他自己評估,民陣過去所做的事不觸及《港區國安法》,例如追求雙普選、改善施政等,現在主要涉及無註冊問題,警方定義為未註冊社團,就有機會觸犯法例。

被定義未註冊憂有機會違法

鍾松輝表示,民陣○二年成立,由○三年起至一九年連續十多年都舉辦七一遊行,去年首遭警方反對,今年則決定不舉辦,他個人認為「出年都不會再搞」,不會再用民陣名義去搞任何活動,「民陣過去所辦的活動都是以遊行為主,遊行都不搞,其他更加不搞。」他形容,民陣只是一個平台,讓不同團體發聲,他們也可以用其他渠道發聲,「任何事都有完結時候,(民陣)是完成歷史使命。」

鍾松輝:任何事都有完結時候

被問到民陣是否等同已「解散」,鍾松輝解釋進行「解散」有一定程序,「現在的情況不是叫解散,但是不會再搞任何活動。」他又承認,大部分團體成員已退出民陣。

鍾松輝並稱,在陳皓桓入獄前,民陣曾開會決定找他做臨時召集人,主要負責「看守」,到九月將再跟章程安排開會,屆時再選召集人,他直言「自己幾十歲人,不會再做,留給後生仔」。

另外,「社區前進」成員胡穗珊接受《星島日報》查詢時表示,「社區前進」為民陣團體成員身分「無改變」。問及今年民陣會否舉辦七一遊行,她說「無情況可以發生到」,至於明年又如何?她坦言難以作預計,等待民陣召開正式會議再作安排。

「社區前進」亦承認難辦遊行

胡多番強調,從客觀狀況而言,民陣召集人在獄中、秘書處缺乏人手,「冇具體活動可以發生,如果未來換屆,有新召集人及秘書處,會按章則處理,冇可能在這個時候代表民陣平台說話。」

03年50萬人上街 反修例起屢現暴力

民陣在二○○二年成立,由二○○三年首次申辦由維園出發的七一遊行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稱成功號召五十萬人上街,直到一九年反修例,七一遊行成為民陣重頭戲。到去年新冠疫情爆發,民陣申辦七一遊行反《港區國安法》,在限聚令下及「前車之鑑」,警方首次拒批不反對通知書。警方當時曾解釋,民陣反修例期間舉行多次遊行及集會,曾發生暴力事件,有示威者堵路及使用汽油彈等,有人因而受傷;加上集會遊行地點附近有高風險建築物,包括港鐵站、政府總部及警察總部等,由於當時社會氣氛仍然不穩,警方有理由相信參加者很可能會偏離集會地點及遊行路線,作出暴力及破壞行為,決定禁止及反對民陣七一集會及遊行申請。

被指收美民主基金會資金

當時做副手的現任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改以個人身分在去年七月一日發起反《港區國安法》遊行,最終暴力衝突收場。警方當日拘捕數百人,包括出現首宗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案件。

直到今年初,新加坡報章《聯合早報》曾引述消息指,港府正調查民陣,如證實民陣曾收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的資金,民陣或違反《港區國安法》,或被取締。保安局當時未作評論。陳皓桓則否認曾收取任何外國政府或機構資助。其後,不少民陣團體成員陸續退出。

至於陳皓桓涉前年「十.一」遊行案,上月被判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成立,判監十八個月,正在服刑,他同時身負多宗其他控罪。前召集人岑子杰,亦涉民主派初選案被羈押候審。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