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外傭中介坦言,內地家傭要求逾五千元月薪,但僅接受從事單一工作,不像外傭願意「一腳踢」。資料圖片
有外傭中介坦言,內地家傭要求逾五千元月薪,但僅接受從事單一工作,不像外傭願意「一腳踢」。資料圖片

受疫下出入境限制影響,菲傭及印傭來港受阻,令本港出現外傭荒,有議員倡議仿效澳門,引入內地家傭解困。相關建議早在回歸前已有討論,礙於黑工及居留權問題,一直未獲放行,時移世易,有外傭中介坦言,內地家傭要求逾五千元月薪,但僅接受從事單一工作,不像外傭願意「一腳踢」,兼顧打理家務及照顧兒童,更直言在內地有家傭指示僱主為其買外賣,令僱主一肚氣。因此,即使開放內地家傭來港,對紓緩外傭荒於事無補。 記者 郭增龍 林紫晴

早於一九九六年,本港已掀起輸入內地家傭的討論。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主席容馬珊兒憶說,當年港人較多聘請菲傭,礙於溝通問題,加上菲國曾限制國民來港,開始有人提出聘用「同聲同氣」的內地家傭。不過,當年外傭「臨時移民」的身分引起社會憂慮,她指出,政府擔心准許引入內地家傭先例一開,有機會讓僱主聘請內地親戚來港,住滿七年便可擁有永久居民身分,變相令人口急增。



難控來港目的 引發非法居留

九七回歸後,外傭的臨時移民身分最終獲修正為「臨時居留人士」,輸入內地傭工的建議卻不了了之。直至○九年,港府中央政策組研究輸入內地家傭,並成立深港家政籌委會,計畫通過中介公司優先輸入年滿四十五歲的內地傭工、列明不得留港逾七年等,惟最終未有成功案例。當年有份參與籌委會工作的香港人力資源仲介協會主席廖翠蘭直言,內地傭工與港人僱主的想像有所出入,傭工即使在內地培訓中心受訓,但他們大部分來自窮鄉僻壤、普遍學歷低,「來自大城市的,根本不會做家務工。」

薪酬問題亦影響輸入計畫,廖翠蘭表示,內地家傭的工資較菲傭及印傭高一截,月薪達八千港元,「內地人自己都不會用本地人,香港人又怎會請他們呢?」她質疑,如內地家傭為來港而接受低薪,其來港目的很可能只為家庭團聚,甚至鋪路充當黑工。

香港僱傭代理協會主席張結民亦指,政府多年來不准許內地人以家傭身分來港,原因在於難以控制相關入境人士的來港目的,或會引發非法居留的情況,「從外觀上較易判辨出菲籍、印尼籍人士,相反內地人與我們外貌差不多,很難查出他們是非法居留。」
外傭洗衫煮飯湊仔一腳踢

事實上,過去有部分本港家庭會非法聘用內地家傭。張結民知悉,有內地人持雙程證來港,替香港親戚打工,「新界比較多這類非法居留,以前每兩星期就會來回中港一次。」

香港外傭工會顧問伍斯傑近年一直有了解內地家傭的情況,並表示內地目前有二千六百多萬人從事相關工作,主要經內地政府培訓,惟內地家傭只願從事單一工種,他相信港人難以適應其工作文化,「香港的外傭是洗衫、煮飯、照顧小朋友一腳踢,內地家傭如果要照顧小朋友,就不會幫僱主洗衫煮飯。」他引述不少內地僱主聘請家傭的過程,往往都是一肚氣,「有不少僱主試過中午收到家傭來電,質問有沒有為他準備午餐,為甚麼外賣仍未送到。如果香港請內地家傭,僱主要有幫他們買外賣的準備。」

不懂英語 月薪要求逾五千

香港僱傭公會主席陳東風補充說,本港以菲傭及印傭為主的原因,在於前者操流利英語,可為小朋友創造聽講英語的環境,後者則願意擔任照顧老人家等厭惡性較高的工作,反觀內地家傭既無英文能力,亦未必願意擔任厭惡性高的工作,相信未必受港人歡迎。

至於薪酬要求方面,據伍斯傑了解,內地家傭的月薪要求逾五千港元,與本港外傭薪酬水平相近。不過,由於他們只接受單一工作,本港家庭須聘請兩名員工,才可填補原有外傭的工作,換言之,聘請內地家備須多付一倍薪酬成本。對於有業界建議向偏遠地區的內地人招手,可找到願意「一腳踢」且人工便宜的家僱,他則抱懷疑態度,「目前內地家傭已經是來自偏遠地區,包括四川、廣西、湖南的低學歷人士,我看不到有降低人工成本的機會。」

澳門率先引入反應不佳

鄰近香港的澳門,近年引入內地家傭的情況亦不理想。一三年當地以試點形式,輸入來自廣東及福建的內地家傭,自一八年十一月起,輸入澳門的內地家傭更擴展至廣西、湖南、湖北、四川、貴州等九個省份。不過,有澳門外傭中介早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至今澳門只有六百五十多名內地家傭就職,與當地近二萬九千名外傭人口相比,人數甚少。其中的原因,正是內地家傭的月薪叫價高達八九千元,並要求住宿要有獨立房間,令澳門家庭「請不起」內地家傭。

不過,容馬珊兒指出,一旦中國與菲律賓、印尼的外交出現變化,有可能影響外傭來港,故認為港府須加快研究修例,避免出現外傭荒,「為何老人院可輸入內地外勞,但做家庭工作就不可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