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不少本地樂壇新人,均會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辦演唱會。資料圖片
近年不少本地樂壇新人,均會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辦演唱會。資料圖片

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被財團斥資逾百億收購,計畫改建為甲級商廈,九展現有的商場、演出場館或通通不保。千禧年代初,九展已被視作獨立音樂演出的搖籃,舉辦各類音樂節,有演出業界直言,九展屬本港少有讓小眾音樂表演的場地,讓樂壇新人登上紅館舞台前小試牛刀,面對過千觀眾作現場表演。演出以外,九展亦是本港三大展覽場館之一,吸引本地參展商租用,業界認為,除了可讓主辦方「試水溫」,亦能受惠於九展同場活動的人流,對日後失去此多元化展場感惋惜,促港府加快在九龍覓地籌劃新場館,於市區舉辦展覽及大型演出。 記者 陳倩婷 林紫晴

一九九五年啟用的九展,在千禧年代初已吸納不少獨立音樂活動。八十後樂評人林綸詩憶說,當年有電台在九展舉辦樂隊音樂會,因九展場地大、無柱,似外國的工廠一樣空蕩蕩,令演出形式亦相當多變,整個氛圍不似演唱會,反而像大型派對,頗受中學生歡迎,「有時設一個台,樂隊在台上;又試過同一時間,幾隊樂隊在不同角落演出;亦曾有人融合展覽與音樂表演,讓獨立樂隊演出。」



場地大無柱 演出形式多變

十年前香港未興起音樂節,九展於一一年舉辦台灣呼叫音樂節,林綸詩形容為本港音樂活動帶來新變化。發展至近年,已有主流樂隊及歌手進駐九展開騷,部分音樂節則轉戰戶外場地。

香港演出業協會副主席許冰心指,九展的場地可容納數百至三千人,對培育樂壇新人很重要,「新人成績好的話,在踏上紅館等大舞台前,會找數千人的場地讓其演出,培訓他們現場演出面對觀眾。」

定位與眾不同 其他場地難比擬

面對九展或將無以為繼,許冰心稱,雖然伊利沙伯體育館與九展Star Hall的規模相若,但兩者相比,九展是全港唯一由商業機構擁有的中小型表演場地,比起政府場地需一年前預訂,場地較具靈活性,「私營場有期就可以提供,當然要視乎音樂會是否合適。」

林綸詩亦坦言感可惜,她稱九展多年來願意與不同的音樂單位合作,亦不時舉辦獨立電影節,可見九展一直欲尋找與眾不同的定位,這亦是商業運作的模式下有空間做的事。

隨着九展被收購,更可能改劃成商廈,本港將失去位處九龍市區的展覽場地。香港活動策劃展覽及舞台製作聯合總會主席鄧芷薇認為,九展與灣仔會展同樣重要,全因兩者的定位不同,會展以大型貿易展覽會為主,不少參展商來自世界各地,而九展則可提供中小型場地,以本地參展商為主。

會展檔期長爆申請門檻高

不過,近年會展卻因場地不足而推掉活動申請,鄧芷薇指出,會展過往檔期相當爆滿,加上租場成功與否視乎同類型活動多寡,以舉辦婚展為例,若同月已有其他婚展,便需等下個月才辦。香港紅酒協會會長張耀成亦稱,疫情前曾多次在九展舉辦小型展覽,原因在於會展會期有限,加上申請門檻較高,「插針都插不進,要舉辦新活動沒甚可能。」他續說,九展雖欠缺完善的公共交通,但至少位處市區,可吸引本地客。

鄧芷薇認為,九展是一個容許主辦方「試水溫」的地方,例如寵物展、運動展、市集等,「若想試市場反應,但未能租用會展檔期的話,就會改往九展。」活動籌劃機構SOHO Market負責人Dan認同,九展有租金便宜、地方大的優勢,以攤檔數目為例,九展可容納的攤檔較其他商場多近四成,故近年多次在九展商場中庭舉辦市集,「九展給人平民、本地化的感覺,可吸引不少家庭客。」

Dan續指,過去在九展辦市集時,正值有演唱會舉行,加上其他展覽活動,互相帶動人流,「這是商場、工廈做不到的效果。」對於日後未必可在九展辦市集,他形容感覺將失去一個多元化的場地,「小型單位要在展覽場館舉辦活動並不容易,但九展提供這機會。」公關及市場策劃公司三公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李鑒泉認同,九展是不少本地展覽的起步點,對剛開始辦展覽的公司而言是好事,他日若改建九展,變相推高入場辦展覽的門檻。

建議啟德闢場作大型演出

失去九展後,亞洲國際博覽館是另一個選項,但鄧芷薇直言,亞博對港人而言太「隔涉」,她分享前年曾有教育展選址九展,周日的傍晚五時人流仍然不絕,反觀在亞博舉行的教育展,人流少近一半,「還有哪里可以替代九展?暫未想到。」

除音樂會及展覽外,九展的圓型大型宴會廳,疫情前是不少公司及活動的熱門晚宴場所,健康教育基金會主席關志康指出,九展的場地面積夠大,可容納多達一百圍,相當少見,而且價錢較會展便宜,「九展每圍約一萬多元,會展貴九展差不多一倍,每圍兩萬元起跳。」

本港演出場地不足為人詬病,許冰心稱協會一直有向政府反映問題,期望政府可考慮讓啟德體育園的場館日後可作大型演出用途,並在興建時已考慮演出業所需的配套,待疫情好轉後,讓演唱會旅遊發展再度蓬勃。張耀成亦建議,政府加快在九龍覓地籌劃新展覽場地,例如在西九文化區劃出多用途空間,予各行業舉辦展覽,「無理由只得港島有會展,但九龍甚麼展覽場地都無。」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