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振聰下周六出獄。資料圖片
陳振聰下周六出獄。資料圖片

「倒數日子,還有八天, 八,七,六,五,……盼星星,盼月亮,日子始終到了,馬上要離開這個生活了八年的地方,一直以來,認為這一天來臨的時候,心情一定特別興奮,曾幾何時,無數次的輾轉無眠的晚上,想着這一天來到的時候,心情會怎樣呢?」八年前被裁定偽造遺囑罪成而判囚十二年,因行為良好,按例扣除三分一刑期後,將於下周六(七月三)刑滿出獄,矢志為爭產事件翻案的陳振聰形容「離開監獄,就是重生,有一種死掉了,又再活一次的真實感覺。」記者:徐曉伊

戴着口罩,隔著玻璃的陳振聰日前在獄中,接受《星島日報》記者的探訪,八年時間被收押在獨立囚室內,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痛苦的事,但眼前的陳振聰卻精神飽滿,烏黑頭髮,面露笑容地滔滔不絕。在這八年間,陳妻譚妙清及胞弟陳振國都風雨不改依時前來探訪,為陳振聰帶來指定的日用品及書本外,還向他報告在外地生活女兒的近況等,兒子都會定時來見父親陳振聰。



克服八年獨囚 受訪時面露笑容

「馬上要離開了,這一個在我口中形容是動物園的地方,赤柱獨立囚禁的地方,我一直都生活在這里,我形容自己過去生活在森林,忽然被獵捕,轉眼間就來了這個動物園,初時日子很難過,人會習慣的,一天又一天,開始發覺動物園也沒有什麼太不好,我沒有去過其他地方,來來去去,都是這個囚室。」

陳振聰說,「這是一個我八年的家,我决定好好享受,一定要這樣想,當你不可以改變客觀環境,唯一能夠,就只能改變自己的思想,我們的肉體,本來就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囚牢,古往今來,有誰能夠跳出這個肉體的囚牢,所以,我改變自己的思想,當肉體被囚禁,靈魂思想仍然自由,所以,我開始報讀公開大學不同的科目,享受讀書,享受睇書,不再受考試的束縛,真正實現了讀書不是求分數的夢幻,印象中,讀了十多科。」

「改變自己思想」 牢中享受讀書

「我為了要上訴翻案,不斷受到金錢訟費的煩惱,有時候無可奈何,靈魂本來享受雲端上的自由,也被律師拉回人間,就這樣來回天堂地獄與人間,就生活了八年,牀底下數以千計的法律文件,不捨得丟棄的書本,月月年年家人寄來的珍貴相片,要「斷捨離」,說來容易,原來做的時候,萬分困難,不斷還要斷,我不可能一個人擔着搬家一樣的行李離開赤柱,一想起到時候閘門口恭候的記者們,自己總不能像螞蟻搬家一樣的窩囊,想一想,兩袖清風,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就走了,多麼瀟灑,所以,狠下心腸,撕掉,再撕掉啊,撕掉那些知道一定有存檔的相片,撕掉那些已經發黃的法律文件,撕到手皮也破了,血染在紙張上,自己也混然不知。」陳振聰無奈地說。

不知2019年社會事件 一切感陌生

「在監獄,其實我不知道外面的生活情況,無論是國際風雲萬變的新聞,香港翻天覆地的改變,和我自己家庭的改變,一切都忽然覺得很陌生,我二○一三年七月後就生活在這里,所以二○一四年的佔中事件,沸沸騰騰,對我來說,好像是國際新聞一樣的遙遠, 二○一九年的社會事件,我感到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忽然一切很陌生。」

女兒新婚 渴望出獄擁抱外籍女婿

陳振聰坦言「我的家庭也改變了很多,本來是少年人的大兒子,已經工作了,有了女朋友,最近也計畫要搬出去建立自己的小天地,我當然開心,但也有點失落,好像回了現實世界之後,兒子長大了,已經和以前拖着我手,一起跑一起跳一起到沙灘,已經不一樣了。女兒在我入獄後,去了美國讀書,碩士畢業後,就留在美國研究和工作,去年結婚了,看到相片,是一位高大威猛的外國青年,我自己感覺我這個女婿有點像外語片的明星,很開心,但又不太真實,從來沒想過增加一個這樣的家庭成員,當然,渴望馬上想擁抱她,向她道賀,也想擁抱女婿,用我不鹹不淡的英文去了解一下我這位半個兒子,可惜因為疫情,一切計畫似乎暫時只能先想一想,但至少透過視像通訊,都可以見一見他們。」

感謝妻子及家人 律師團隊不離不棄

「離開之後,想到要感謝妻子,感謝家人,感謝朋友,感謝律師團隊八年來的不離不棄一直支持,但一切真實的感謝和感恩,都在留待我真正回到真實世界真正離開了這個虛幻的異空間之後,才能實際的在生活上彰顯出來。我的人生,將會在七月三日,重新開始,離開監獄,就是重生,有一種死掉了,又再活一次的真實感覺,能否活到更好,就要看重生之後,怎樣看待人生,未來實在太多未知之數,一切的理想,其實都只是猜想,但願天佑自己,天佑家人,我們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陳振聰下周六出獄
矢志為爭產事件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