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在社交網站分析今次河南省暴雨,他指今次事件奇怪,一般地面天氣圖看不出下雨是甚麼原因,沒有冷鋒、低壓槽、颱風殘餘,暫時只能算在幾個因素疊加上,即東南風急流、低層大氣流線圖的「槽」、高層大氣「喇叭」輻散氣流。

他解釋,河南省一天錄得超過250毫米雨量的地方只有50公里乘50公里,相當於一個香港大小,錄得超過500毫米的地方就更小,因此這場特大暴雨影響範圍很小,不是颱風、季候風之類的大尺度天氣,而是所謂中尺度天氣。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資料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資料圖片


他説明,鄭州位於低層大氣的東南風急流與西南-東北走向的槽線交匯處附近,急流內的風速達到時速60公里,向華中輸入大量水氣,急流來到槽線前無去路,被逼在交滙處上升。中低層大氣也有水氣輸入,而氣流呈氣旋性質,同樣促進氣流上升。中層是上升氣流的過渡高度,風勢較弱。高層氣流在鄭州附近成「喇叭形」的向東北方輻散流出,功能等同一部抽氣機,把下方上升的氣流抽走。

鄭州特大暴雨的背景是華中一道西南-東北走向的低空槽線,來自太平洋的東南風急流遇上內地氣團,有利空氣上升和造成降雨,但是最大的雨下在哪裏要看高層氣流的配合,氣流輻散「喇叭口」之處上升氣流最強,下雨也最大,鄭州剛好碰上「急流加槽加喇叭口」多因素疊加的不幸。

他解釋,中尺度天氣系統因為範圍小、變化快,就算幾天前能預見大雨來臨,究竟到時最大的雨下在甚麼地方,仍有太多因素影響,預報員不到最後幾小時甚至幾分鐘不知結果,惟有步步為營和盡快發出警報。

林超英指,來自太平洋的急流遇上內地氣團,有利空氣上升和造成降雨,氣流輻散喇叭口之處上升氣流最強,下雨也最大,剛好在鄭州附近。林超英社交網站圖片
林超英指,來自太平洋的急流遇上內地氣團,有利空氣上升和造成降雨,氣流輻散喇叭口之處上升氣流最強,下雨也最大,剛好在鄭州附近。林超英社交網站圖片

林超英分析這場特大暴雨影響的範圍很小。林超英社交網站圖片
林超英分析這場特大暴雨影響的範圍很小。林超英社交網站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
林超英指河南暴雨是多個不幸導致。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