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家朗」的不同待遇
兩個「家朗」的不同待遇

正在東京舉行的奧運比賽,兩個「家朗」成為香港代表團的焦點。先是香港羽毛球「一哥」伍家朗,因為穿上無區徽的黑色戰衣出賽,惹來政治表態的質疑;另一個則是花劍「劍神」張家朗,昨天一舉奪金,是風之后李麗珊之後的第二金,亦是香港回歸後第一金,成為不同政見香港人的驕傲。兩個「家朗」的不同待遇,恰恰表明,只要運動員不與政治沾上邊,就可以獲得整個香港社會的無限支持。

伍家朗的無區徽黑色戰衣受到質疑後,他解釋自己因為原來的贊助商已停止贊助,他要自己張羅戰衣,由於無獲授權印區徽,唯有穿着沒有區徽的戰衣出賽。伍家朗這個解釋,其實說服力不太強。因為香港羽毛球總會本就有贊助隊衣,但張家朗拒絕穿着球隊隊衣,寧願花時間張羅戰衣,又要自己印上地區名稱,以符合大會要求,豈非更是麻煩,影響備賽?



那為何伍家朗要「特立獨行」拒絕穿着香港羽毛球隊的隊衣呢?伍家朗沒有解釋。當然,這並不等於他就是為了要在球場上作政治表態。有熟悉體育界人士就指出,伍家朗是身價頗高的香港運動員,他接受贊助商贊助,身價可能高達一百萬元;雖然穿着隊衣不會影響他日後與其他贊助商的合作商討,但或許他不願意為其他品牌在奧運賽場上作宣傳也說不定。不過,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運動員,對於穿着沒有區徽的黑色戰衣出賽,會帶來何種聯想,他若對此完全沒有意識,也是「天真無牙」得可以。事實上,伍家朗此舉引起的爭議,已經演變成黨派攻訐,他固然受到民建聯成員穆家駿的抨擊,不少反對派人士及其支持者,也同樣借此大做文章攻擊民建聯,據聞,民建聯高層對此也頗感受壓。

今次事件,亦顯示香港奧委會管治鬆散,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指運動員可以自由選擇衣着,令人頗為吃驚。須知奧運會不是個人職業賽,而是代表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比賽,若運動員衣着可以五花八門,那何來「隊形」?何來顯示對一個地區或國家的代表性?奧運香港代表團團長貝鈞奇呼籲港人不要政治化,這說法無錯,但體育界亦應盡量減少令人有「政治化」的聯想。

對運動員而言,政治化亦只會傷害自己。無論多成功的運動員,一旦「染黑」捲入政治漩渦,只會影響聲譽,令品牌卻步,最終自己受損。

《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作者:杜良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