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資深球證何明達,成為今屆奧運唯一來自亞洲的男球證。
本港資深球證何明達,成為今屆奧運唯一來自亞洲的男球證。

香港運動員在今屆奧運賽事暫奪歷來最多的一金兩銀,但還有一位港人以另一身分走上奧運賽場,為本港體壇創造歷史。本港資深球證何明達在今屆奧運新增的三人籃球賽事中,獲挑選為十二位球證之一,其間獲邀吹判多達十八場賽事,不但執法場數最多,當中還包括最為關鍵的男子銅牌戰和女子金牌戰,成為首位有份執法奧運決賽的本港球證。何明達坦言,三人籃球賽比賽節奏快,兼且沒有停頓,出錯機會高,為賽事執法需要承受一定壓力,並形容球證與運動員一樣,需要做好賽前培訓,以及臨場調整狀態,才能保持「參賽」的機會,冀今次的自身經歷助更多本地球證走上國際舞台。記者:歐志軍

三人籃球是今屆奧運的新增項目,為彰顯性別平等訊息,賽事的球證團由六男六女組成;早在二○一五年已獲得國際A級裁判資格的何明達,過去已曾執法四屆世界盃賽事,包括男子決賽,而今屆奧運更成為唯一來自亞洲的男球證。他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國際籃聯將全球分為亞洲、美洲、非洲及歐洲四大賽區,按照球證在過往的執法表現,在每個賽區挑選合適球證執法奧運賽事;但他形容:「能夠成為球證團之一,只是取得『奧運入場券』。」



難忘吹判首場女子賽事

何明達坦言,三人籃球是今屆奧運的新增項目,執法球證起初也感到有點緊張,但難忘自己獲邀吹判首場的女子賽事日本對俄羅斯奧委會,「這是奧運史上首場三人籃球場,自己可以成為歷史一部分,感覺難忘,但始終是第一場,與其他球證一樣,起初也感到壓力,但第一場過後就取回感覺,像過去比賽一樣執法。」

何明達在今屆賽事共獲邀吹判多達十八場賽事,成為眾球證之冠,而當中最難忘的一場執法賽事,就是波蘭對比利時的最後一場男子分組賽,完場前需要作出兩個關鍵判決,直接影響了出線資格誰屬。「在賽事後階段,球出界後大鐘未能及時停頓,需要補回零點二秒,將賽事剩餘時間重新增至零點九秒;其後再需要透過視像,回看比利時最後一球是否在完場前出手;若非之前已補回零點二秒,比利時難以憑兩分絕殺對手。」

參與18場眾球證之冠

他表示,相對於五人籃球賽,三人籃球賽比賽時間較短,節奏快,兼且沒有停頓,出錯機會高,需要承受一定壓力,而奧運會會安排運動主管監察球證的表現,決定如何編排球證執法賽事,萬一出錯也可能影響之後的執法機會,故需要保持很高的心理狀態,「其實若吹得不好,表現較差,吹判的賽事可能較少,也沒有機會執法競爭性較大的賽事。」

他說,到了最後一天的男女子獎牌戰,剩下的執法球證只有五位,他亦獲邀吹判塞爾維亞對比利時的男子銅牌戰,以及美國對俄羅斯奧委會的女子金牌戰,「能夠在金牌戰執法,相信與自己在賽事的累積表現有關,執法水平和要求也要再提高,但這未有再增添壓力,反而有一股推動力。」

何形容,能夠以球證身分參與今屆奧運賽事,感覺十分奇妙,希望能夠總結是次的經歷,推動更多本地及亞洲球證在世界最高水平賽事中執法,「球證也像運動員一樣,需要講求前期培訓,以及調整自己的『比賽』狀態,也要翻看過往比賽作出改善,始能一直保持水準;如願意付出努力,相信日後會有更多本地球證可在高水平賽事執法。」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