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添明銳意繼續由零開始研發,創造出更多應用光觸媒技術的革命性產品。
方添明銳意繼續由零開始研發,創造出更多應用光觸媒技術的革命性產品。

疫情下消毒產品五花八門,若要突圍而出,必先讓人看得見。以光觸媒科技起家的本地初創睿致科技(RAZE Technology),覷準時機以科技抗疫,在噴塗光觸媒塗層後,貼上「已消毒」貼紙,令品牌能見度大增。對其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方添明而言,這是重要的市場教育,「如果你見到RAZE這名字,覺得是安全的,這才有意義。」除了主打產品塗層噴霧,RAZE今年亦將光觸媒技術融入口罩生產,以至應用在油漆之中,方添明與團隊目標卻不止於此,更銳意繼續由零開始研發,創造出更多革命性產品,走在行業最前。 記者 林紫晴

光觸媒的科學原理未必人人知曉,但RAZE的「已消毒」貼紙,相信大家在外都會見過。而這張貼紙背後,代表着一家本地初創科企的故事。



豬場測試證長效消毒可行

數年前,方添明所領軍的初創公司,主力做技術轉移。他不時到大學技術中心「尋寶」,發掘不同的新技術、新材料,機緣之下認識到一位科學家,讓他首次接觸到光觸媒。一支透明的水,吸光後變成藍色,引發他的好奇心,「這是一個結構性原理,只要有光,可見光便可,納米分子吸光後,就會持續殺菌,一直維持此狀態。」

「與酒精等傳統消毒品相比,它做到的功能,是以前做不到的。」方添明眼界大開後,不斷思索可以應用光觸媒的方案,首個應用場景竟是豬場,他笑說,「因為豬比人更多菌。」後來他發現長效消毒方案可行,決定將應用轉移到大眾日常生活中,嘗試減低室內污染,也取得成功。

主力商界專業抗菌塗層服務

去年新冠疫情爆發,正好為RAZE帶來發展契機。「如果沒有一些突發事件,或者生活上出現大改變,大家未必會試一些新技術。疫情的確給予我們機會,去做市場教育。」方添明說,疫情初期不少企業都期望尋求新方案,應對疫情之餘,亦想進一步改善衞生環境,提升企業形象。

因此,去年RAZE主力為商界提供專業抗菌塗層服務,包括商場、公共交通工具、食肆等。每完成噴塗服務,團隊都會在有關場所貼上「已消毒」貼紙。方添明認為,這種溝通方式尤其重要,「我們算是第一家貼『已消毒』貼紙的公司,想畀大家一個信心,身處的地方已噴塗層,所以有自潔能力。如果不告訴消費者,他們未必知道已受保護。」

提供第三方權威機構認證

一張「已消毒」貼紙,吸引愈來愈多同行仿效,方添明卻不介意,「其他競爭者去做這件事,對市場教育是好事,只會加強大家對新安全意識、長效消毒殺菌塗層的認可。」光觸媒塗層服務生意漸上軌道,他與團隊也不忘進行其他研發,盼能加快打進消費者市場,扭轉硬科技的市場生態。

方添明坦言,從事硬科技的公司,礙於成本問題,以往鮮有採取B2C(企業對消費者)方式,但對他而言,品牌聲譽更為重要,同時期望可提高產品透明度,「現時消費者變得更加聰明,對所吃的東西、摸到的東西,都想知道里面是甚麼。消費者愈來愈聰明,亦給予我們一個好好的機會,將新材料的研發,應用到日常生活中。」

RAZE所研發的長效光觸媒噴霧,「充電」時會呈現藍色,正好讓消費者看到光觸媒的科學原理,「起碼有個故事,讓人容易明白及了解,否則只說納米科技,會變得複雜。」方添明不諱言,去年開設限定體驗店時,曾被質疑光觸媒的成效,「做任何新科技,都一定有人challenge (質疑),這是正常的,包括我自己在內,當見到有人說產品有某些效能,我都會問:係唔係㗎?」

面對消費者的質疑,除了提供第三方的權威機構認證,他亦找科大專家在應用環境中做研究測試,確保即使離開實驗室後,RAZE的產品依然有效,「如果有個塗層,你叫人不要用水、酒精、漂白水等去抹,才可能保持長效,其實是不負責任的。」結果RAZE塗層被證實,可耐得住清水、酒精、漂白水等,數以千次的洗刷。

將抗菌技術融入口罩生產

光觸媒噴霧以外,RAZE今年亦將光觸媒技術融入口罩生產。方添明直言,與市場比較,雖然慢了很多才推出口罩,但其實早於去年疫情爆發之初,團隊已着手研發光觸媒抗菌口罩,「科研有時間限制,開發往往都要九個月時間。我們並非簡單將光觸媒噴上去口罩,而是通過高溫高壓,將納米粒子壓入口罩中間那塊熔噴布。」

各種顏色、圖案的口罩充斥市面,幾乎已經氾濫,方添明卻堅持推出光觸媒抗菌口罩,並揀選黑、白、藍、灰等基本色調,「我們當然想盡量做到時尚,但更加追求功能,希望兩者兼備,將這功能性口罩帶給這個市場。」上月RAZE再推出三款夏日水彩顏色口罩,反應非常熱烈。

為向市民提供全方位保護,RAZE亦因應市場需求,推出消毒抗菌噴霧、濕紙巾等,方添明說,「只要與保護、消毒安全有關的東西,我們就cater(迎合)去做。」他透露,限定體驗店以外,正計畫下月初在尖沙嘴開設首家RAZE實體店,盼能加強線上線下服務,讓更多人認識他們的品牌。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