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人消防員胡偉傑。
證人消防員胡偉傑。

2016年牛頭角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死因研訊今續。案發當日曾擔任其中一位入口指揮官的消防總隊目指,大火首日下午情況曾一度好轉,但其後情況突然變差,至晚上7時40分接報有同事失蹤,35分鐘後得知找到死者張耀升。

死因庭原定今早傳召起火當日偕死者張耀升進入火場的拍擋,不過研訊主任甫開庭時表示,各法律代表商討後,決定調動證人作供次序,改由消防總隊目胡偉傑先作供,以幫助死因庭更易了解事件。



駐東涌呼吸器室的胡供稱,起火當日為其中一個入口分站指揮官。他解釋,消防員行動一般會在接近火場、但又不受濃煙影響的位置設立入口指揮分站,及一個管理所有分站的總指揮站。各個分站均會以黃色閃燈標示,並配有可紀錄和計算煙帽隊進入火場時間的指揮板、後備氧氣樽、通知撤離用的警笛、急救裝備。而分站指揮官負責編配煙帽隊、紀錄隊員逗留火場時間及檢查裝備等。

胡續稱,每個分站指揮官只可指派最多12名隊員,包括前線煙帽隊及在火場外候命的後輩隊伍,由於煙帽隊與後輩隊伍數目必須為相稱,故理論上每位指揮官不會指揮超過3支煙帽隊。另外,出於安全理由,每支煙帽隊需由最少2名隊員組成,人數雖沒有上限,惟一般情況下不會多於4人,以免走失。

案發時駐守九龍灣呼吸器室的胡憶述,大火首日中午12時20分接獲上司黃振業通知,需要到淘大工業村參與救援。兩人到場後,胡應時任署理高級消防區長翁錦雄指示,在12時25分接替消防總隊目8314擔任2樓指揮官,負責管理從3樓迷你倉正門進出火場的煙帽隊,一直到當晚10時,指派了共44支煙帽隊。惟按紀錄,他肯定自己沒有指派死者張耀升進入火場。被問到曾否派遣煙火特遣隊及技術救援隊,胡指沒有。

胡又表示,下午5至6時,一度有火從迷你倉正門噴出,但之後情況有所改善。至7時18分,現場情況突然變得緊急,翁於短時間內調動了數支煙帽隊上場,並由翁直接指派任務,其間胡向現場主管提出增援及補給氧氣樽。不久後,助理消防區長趙錫坤在7時40分通知他有同袍失蹤,需要啟動代號為「Mayday」的緊急搜救程序。8時15分,胡獲告知已找到張,遂紀錄下時間,但胡不清楚是否找到張的實際時間。

消防於晚上9時15分改變策略,切斷大廈電源並撤走所有煙帽隊,轉為由外圍射水灌救。由於沒有後備電源,故斷電後消防員以隨身攜帶的電筒照明。胡於45分鐘離開火場,在11時半運送張當日使用的呼吸器至九龍呼吸器室。抵步後,胡將該呼吸器交給趙檢查,其後便處理其他工作,沒有參與檢查。他解釋,因為知道同類事件或會展開死因研訊,在警方取證前,消防一般不會在證物上作仔細檢查。

案發於2016年6月21日,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第一座3樓時昌迷你倉起火,30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37歲消防隊目許志傑撲火期間昏迷,送院後相繼離世。

法庭記者:凌子淇

2名殉職消防員,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 資料圖片
2名殉職消防員,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 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