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惠華表示,疫情過後轉介數字有明顯上升。
■梁惠華表示,疫情過後轉介數字有明顯上升。

(星島日報報道)「要在同時間內『中咗佢個心』,願意去跟你說他的事。」每日數以千計的急症室求診者,要在逾兩小時精神科諮詢會診中,令病人對護士完全信任,甚至躺開心扉並非易事。葵涌醫院精神科資深護師梁惠華直言是挑戰,透露曾有表面情緒穩定但有抑鬱病史的患者,在會診傾談才得悉,原來早已準備老鼠藥結束自己生命。她表示,急症室精神科諮詢會診就如「把關者」,評估患者的需要,並提供適當的精神服務。她亦透露,疫情過後轉介數字有明顯上升,部分因有精神病患者早前因害怕疫情而未有覆診或取藥有關。

以往如急症室醫生發現求診者有精神科需要,便會將患者轉介至精神科住院治療,惟此或造成不必要精神科住院。醫管局自二〇〇八年始於部分急症室試行精神科諮詢會診,至二〇一四年已擴至全港主要急症室。精神科諮詢會診主要由一名資深護師負責「把關」,評估患者的需要,分流其是否適合出院,或是仍要接受普通科住院治療、精神科專科門診,甚至乎精神科住院治療。



  「曾有患者表面情緒很平穩、冷靜,但在談話間,她突然在袋拿出三包老鼠藥,說本來準備結束自己生命。」梁惠華憶述,該名中年女子當時只是因頭暈而到明愛醫院求醫,醫生在處方藥物後本計畫讓她出院,但因她曾有抑鬱症病史,故決定安排精神科諮詢會診。在會診的兩小時中,女子一開始時亦表現冷靜,「我都是好像朋友問她近日的情況如何,如病人感受到你的關懷,就會願意講多點」,後來建立互信關係後,女子終向梁惠華表達自己的不安及困擾,指自己近日因住房問題而需流連街頭,更拿出老鼠藥透露自己有自殺傾向。梁惠華診斷該名女子抑鬱症復發,安排其送往精神科住院治療。

  精神科諮詢會診亦可以為急症服務「守尾門」,梁惠華分享,曾遇過一名酗酒的中年男士到急症室求助望協助戒酒,醫生本計畫轉送個案至精神科醫院住院治療,但她發現該患者出現酒精戒斷症的病徵,如坐立不安及流鼻水等,最壞情況可發生癲癇或死亡,故當時決定先即時處理患者相關症狀,其後再轉送到精神科治療。另外,她亦曾遇過一名抑鬱症患者,醫生本以為只是單純病情復發而轉介至精神科諮詢會診,惟會診時發現其有自行服食舊藥,並出現低燒及失憶情況。梁惠華懷疑患者有血清素症候群,故時決定先即時處理患者相關症狀,患者最後獲送至深切治療部接受治療。

  現時急症室精神科諮詢會診已由二〇〇五起,每年獲轉介逾五千宗個案,到去年每年獲轉介逾一萬宗個案。梁惠華工作的明愛醫院每月就要處理超過一百宗的個案,每個個案需在兩小時內獲得會診,並在兩日內完成「分流」,當中逾半不用精神科住院治療。梁惠華表示,疫情過後轉介數字有明顯上升,部分是因為有精神病患者早前因害怕疫情,而未有覆診及取藥,而新症數字亦有上升,部分人的情緒問題根源與疫情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