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總隊目胡偉傑作供指張耀升(小圖)被發現時呼吸器壓力標為零。
消防總隊目胡偉傑作供指張耀升(小圖)被發現時呼吸器壓力標為零。

2016年牛頭角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死因研訊今續傳召消防總隊目胡偉傑作供。庭上透露死者張耀升被發現時,其呼吸器壓力標為零,個人追蹤系統並非處於啟動狀態。長官稱曾檢查該呼吸器的手動警報,確定追蹤裝置有電。

胡今早繼續接受時昌代表大律師梁家欣提問,他指以一般標準來說,每架消防車均會有5套呼吸器,供車更1名主管及4名隊員使用。消防員需測試獲分發的呼吸器,包括檢查氧氣樽氣壓,並將測試結果作書面紀錄。胡另確認,入口指揮官除需要在煙帽隊入火場前檢查裝備外,亦要確保隊員呼吸器上的衛士個人追蹤裝置經已啟動,否則不會讓其進入火場。



胡解釋,煙帽隊入火場前,需要拍一張識別卡以啟動追蹤裝置,及將一個寫有隊員個人資料、氧氣樽氣壓巴數和存量等資料的膠牌交給入口指揮官,以便指揮官放在紀錄板上計算入火場時間。他表示,若果隊員識別卡及膠牌兩者均欠缺,「我就一定唔會比佢入。」

胡續指,入口指揮官會檢查煙帽隊氧氣樽及測試無線電,才放隊員入火場,並會每5至10分鐘以無線電與場內煙帽隊聯絡,或因應撤出火場之隊員的匯報情況,縮短煙帽隊行動時間。如果遇上有隊員失聯的情況,胡解釋他會先用無線電對講機聯絡該隊員,若對方沒有反應,就會向現場煙帽隊確認有否見過該隊員。一旦其他同事都沒有發現,則會確認該隊員失蹤,並會啟動俗稱「MayDay」的緊急救援程序。

死者張耀升家屬代表大律師曾藹琪指出,死者張耀升被發現時,其呼吸器機械壓力錶為零,衛士個人防護裝置沒有啟動。助理消防區長趙錫坤則稱,測試過衛士的手動警報按鈕確定有電,呼吸氣瓶的總掣關閉,呼吸器手寫膠牌仍掛在氧氣樽上,亦找不到個人識別卡,代表張並未向入口指揮官交出膠牌及識別卡。

曾大狀追問如何知道張的衛士裝置有否啟動,胡回答指若衛士有正常連結,可以檢查裝置的使用數據,因裝置可以儲存接近30小時的數據,包括氧氣樽使用情況、警報啟動紀錄等。不過根據事發後不久的檢驗,張當日使用的衛士「沒有可以讀取的資料」,換言之,他「好大機會無啟動衛士。」此外,胡憶述當日於大廈2樓擔任入口指揮官期間,未曾上過3及4樓,不清楚消防有否設立其他入口指揮站,也肯定他管理的煙帽隊均在2樓候命。

胡又指,當日經他檢查後才進火場的煙帽隊,均配有最新型號的數碼式無線電對講機,惟他從未指派持有模擬式無線電對講機的張進入火場,亦不清楚兩種型號能否互相連接。曾大狀另問及消防有否動用可遙距監測各隊員衛士裝置連接狀態的基底站(Alpha Base),胡表示因基底站的接收功能、訊號穩定性等均未及預期,故現時仍處於實驗性階段,並未正式採用。而當日胡的長官曾嘗試啟動基底站,不過大概5至6分鐘後裝置已當機。

案發於2016年6月21日,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第一座3樓時昌迷你倉起火,30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37歲消防隊目許志傑撲火期間昏迷,送院後相繼離世。

法庭記者:凌子淇

建立時間12:42
更新時間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