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總隊目胡偉傑(左)昨繼續作供。
消防總隊目胡偉傑(左)昨繼續作供。

(星島日報報道)九龍灣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五年前發生四級大火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昨續。消防總隊目胡偉傑續作供指,每位消防員進入火場前,均須向入口指揮官交出可啟動「衞士」個人防護監測裝置的識別卡,以及呼吸器個人牌。惟庭上透露死者張耀升被發現時,個人牌仍掛在氧氣樽上,亦找不到識別卡,同時他身上的呼吸器機械壓力表顯示氣壓為零,「衞士」裝置雖有電但非啟動狀態。

胡供稱,大火首日近中午十二時半起,接管淘大工業村二樓入口指揮站,負責在消防員入火場前檢查裝備、紀錄每支煙帽隊的行動時間,但其間未曾上過其他樓層,故不清楚消防有否設立其他入口指揮站,也肯定他管理的煙帽隊均在二樓候命。而當日經他檢查後才進火場的煙帽隊,均佩戴最新型號的數碼式無線電對講機,惟他從未指派持有模擬式無線電對講機的張進入火場,亦不清楚兩種型號能否互相連接。



胡確認,前線煙帽隊入火場前,需要將可啟動「衞士」裝置的識別卡,以及一個寫有隊員個人資料、氧氣樽氣壓指數和存量等資料的呼吸器個人牌交出,以助入口指揮官計算隊員數目及逗留火場時間,但坦言「有可能忙中有錯」而「睇漏咗」。他表示,若果識別卡及各人牌兩者均欠缺,「我就一定唔會畀佢入。」

此外,入口指揮官要確保隊員攜帶的「衞士」裝置經已啟動,無線電對講機能夠正常運作,才可讓煙帽隊進場。行動期間,指揮官每五至十分鐘,便會以無線電與場內煙帽隊聯絡,及提醒他們應該何時撤退,或會因應隊員撤出火場後所匯報的情況,縮短逗留時間。如果遇上有隊員失聯的情況,胡解釋他會用無線電重複叫喊,並向現場同僚查問該隊員的去向。假如仍未有得到回覆,則會確認該隊員失蹤,並啟動俗稱「MayDay」的緊急救援程序。

張的家屬代表大律師曾藹琪指出,張被發現時,其呼吸器機械壓力表為零,「衞士」裝置沒有啟動。但助理消防區長趙錫坤確認該「衞士」裝置有電,呼吸氣瓶總掣關閉,呼吸器個人牌仍掛在氧氣樽上,亦不見識別卡,代表張入火場前或未有交出個人牌及識別卡。

曾大狀追問如何知道張的衛士裝置有否啟動,胡回答指若「衞士」連接正常,可以下載其使用數據,因該裝置可以儲存近三十小時的數據,包括氧氣樽使用情況、警報啟動紀錄等。不過根據事發後不久的檢驗,張當日使用的「衞士」裝置「沒有可以讀取的資料」,換言之他「好大機會無啟動衛士。」

案件編號:死因研訊三三三、三三四——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