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健武(小圖)作供指與同袍曾嘗試射水灌救。資料圖片
黎健武(小圖)作供指與同袍曾嘗試射水灌救。資料圖片

2016年牛頭角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死因研訊今續。大火首日參與行動的助理消防區長供稱,在火場見到迷你倉天花有橙色明火「溢出嚟」,他與同袍嘗試射水灌救,火勢一度「向後縮」,但5至10秒後重新出現並「向前推進」到原本位置。晚上7時許,死者張耀升偕拍檔尹建偉進入火場,惟尹其後獨自一人撤出,「好緊張」地表示「唔見咗阿sir,快啲揾人入去揾佢!」不久後,張被同袍抬出火場。

助理消防區長黎健武供稱,2011年開始加入消防煙火特遣隊,同時兼任訓練學校煙火特遣教官,案發時職級為高級消防隊長。黎解釋,每當遇上3級或以上的火警,控制中心便會調派煙火特遣隊到現場,為火勢進行風險評估及向現場總指揮官提供建議。特遣隊會進行動態風險評估,包括觀察煙霧顏色和流速、空氣流進火場的速度、明火顏色等,以協助制定滅火策略,而案發當日一直有同事進行評估。被問到在甚麼情況下火場煙霧會刺眼刺鼻,黎表示一般煙都會刺眼,但如果煙霧刺鼻則「有機會係燒著咗不知明化學品」。



黎憶述,案發當日接報到淘大工業村協助處理一宗三級火警,並於下午1時抵達。到場後,他與另外3位隊員在上司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鋭指揮下先後4次進入3樓迷你倉火場,進行動態風險評估及灌救。

黎續指,與另外3名消防員於1時許首次進入火場時,用熱能顯像機量度倉內天花板,溫度約為攝氏50至60度。隊伍沿著其中一條主通道前行,直至倉內第3條橫巷附近見到天花有橙色明火「溢出嚟」,溫度大概為攝氏150至200度,闊度約佔整條主通道。他遂與同袍執起地上消防喉筆射水,火焰起初「向後縮」,惟5至10秒後便重新出現並「向前推進」到原本位置。他與同袍欲再向前推進,不過發現主通道地上有鐵架阻礙前進,鐵架「有啲重量」、「唔係太推得郁」,故隊伍只能停留原本位置繼續灌救,約於20至30分鐘後撤出。

黎又補充,之後兩次再與不同消防員進入火場,情況沒有太大變化,倉內煙霧聚集在1米高的位置,需要蹲下內進。而感覺溫度仍算是可以繼續工作的範圍,開啟頭盔配備的電筒後,視野達至前方2米,不過由於火場一片漆黑,只能憑電筒照明及觸覺觀察。此外,黎透露以他所知,火場內開動了兩條消防喉,其中一條用來向天花灑水,但另一條不知甚麼原因卡住了,無法拉動使用。

下午5時,火場的煙霧變得「濃咗」、「黑咗」,余下令關閉設於3樓電梯大堂的正壓鼓風機。15至20分鐘後,黎按余指示重啟鼓風機,過了5至10分鐘,火場煙霧顏色及狀態變回灰色。黎其後約在6時半第4次進入火場,同行的有高級消防隊長陳學樑,以及兩位隸屬坍塌搜救專隊的同事。黎解釋,坍塌搜救專隊的同事主要負責爆破儲物倉門,而自己則與陳灌救,並留意到該次入場,溫度比之前3次行動高。隊伍一共爆開了4間儲物倉,並救熄了入面的火種。

至下午6時55分,死者張耀升與消防員尹建偉奉命入場拾回該條可使用的消防喉筆救火,黎指張、尹兩人均隸屬坍塌搜救專隊,且在消防學院出任教官。由於張當時第一次進入火場,黎遂向他在3樓防煙門外的樓梯位置簡述倉內情況,包括地下有兩條喉,其中一條可開動灌救等。

張、尹隨後進入火場,惟大概15至20分鐘後只見尹一人撤出。尹穿過防煙門後在樓梯間躺下,意識清醒,惟「好緊張」地表示「唔見咗阿sir,快啲揾人入去揾佢!」在場同僚見狀,立刻幫尹卸下裝備。約8時,張被抬出火場,同袍將他平放在地上,卸除裝備及進行急救。被問到張、尹是否同樣由余指派,黎表示二人應該是由其專隊的霍姓總隊目擔任入口指揮官,但不清楚他的名字。

案發於2016年6月21日,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第一座3樓時昌迷你倉起火,30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37歲消防隊目許志傑撲火期間昏迷,送院後相繼離世。

法庭記者:凌子淇

建立時間12:43
更新時間14:46

證人黎健武
證人黎健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