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大堂的餐飲場所如常開放。
酒店大堂的餐飲場所如常開放。

外界對檢疫酒店的印象都是守衞森嚴,圍封着不許外人入內。不過,原來檢疫酒店可提出申請,開放酒店的餐廳等設施供外人使用,卻鮮為人知。第五輪指定檢疫酒店名單中,就有部分酒店,如香港嘉里酒店和香港喜來登酒店,原來一直可以開放餐廳。《星島日報》近日到嘉里酒店觀察,發現以非全封至天花的隔板,劃分出另一區供檢疫人士進出,現場亦無標明屬檢疫酒店,泳池及健身室皆有開放。食衞局回覆查詢時確認,酒店可申請開放設施,但沒有回應有多少家酒店作出申請。據悉,相關政府部門不會定期到場檢查換氣等情況,但有專家憂慮由同一批員工接待兩批客人,恐有傳播風險。

記者:王詩穎



香港以指定檢疫酒店,供返港人士檢疫,按現時第五輪指定檢疫酒店名單,就有三十六間酒店。外界對檢疫酒店的印象都是守衞森嚴,用圍欄劃封,大門有保安把守不許外人入內。不過,原來檢疫酒店可提出申請,開放酒店的餐廳等設施供外人使用。參考檢疫酒店名單,當中有部分酒店開放其中的餐廳,並以定價較貴、級別較高的酒店為主,如香港嘉里酒店、香港置地文華東方酒店和香港喜來登酒店等。不過,並非每間接「街客」的酒店餐廳,都繼續開放,其中香港萬怡酒店無開放其自助餐廳。

公眾有獨立入口進酒店

《星島》早前到嘉里酒店觀察,地面為巴士總站,建築物建於巴士總站及一樓園景平台。公眾有三個方法到訪,除了透過面向紅鸞道的扶手電梯,或咖啡店直上,經園景平台進入一樓的酒店,又或乘車直接上到酒店大門。至於檢疫人士,透過專車由車路轉上酒店大門旁的入口,即是大堂所在處。本報嘗試經車路入口徒步進入,但被阻止。

《星島》綜合網上相片,以及在開放位置觀察,酒店大門旁有個原本屬職員通道的入口或側門入口,現供檢疫入士進入大堂層的電梯大堂,有多部電梯可直上房間樓層。該區域外有多部私家車停泊,但未見有職員把守,雖然入口有獨立劃分,符合檢疫酒店的原則,但封閉區域並非用上全封至天花的隔板分隔,變相檢疫及非檢疫人士同呼吸大堂的空氣。

食衞局回覆《星島》查詢時表示,參與計畫的指定檢疫酒店可就開放酒店內的個別設施,包括餐飲場地提出申請,經相關政府人員實地檢閱後,如確認擬開放的設施能與檢疫設施有效分隔並設有有效的獨立出入管制,將可獲批准。至於何時允許檢疫酒店開放設施、為何允許開放、第五輪名單中有多少間酒店開放設施等,食衞局就未有回應。

署方又指,餐飲處所負責人,包括酒店內的食肆,及泳池管理人包括酒店內的泳池均必須遵守599F的指示;根據記錄,酒店內的海景廳和紅磡宴會廳/大堂茶座/宴會大禮堂在七月十九日登記為D類食肆,署方未有備存位於檢疫酒店的D類餐飲處所數目。

專家憂一批員工接待兩批客

據悉,相關政府部門不會定期到場檢查換氣等情況,以機電工程署為例,收到請求就提供協助。不過,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表示,同一幢酒店有檢疫及非檢疫人士的病毒傳播風險一定存在,「不是全座用於檢疫,有共用就有潛在風險,而且風險可能相當高」。他解釋,如患上Delta變種病毒,患者的病毒排放量高,即使只是數秒間經過也可將病毒傳開。他指Delta的傳播性比以往品種多一倍,並引述廣州六月的本土疫情,有一名婦人只因在廁所與Delta感染者共處十四秒就受感染。

他點出另一問題為是否同一批員工接待兩批客人,擔心同一批員工接待檢疫及非檢疫客人,甚至病毒會經員工傳播至社會。他強調檢疫酒店要小心做好,不能掉以輕心,因空氣會混雜,也要有獨立出入口和抽風口,「空氣清新機只是加快換氣,確診者一在場就不斷放出病毒,換氣速度都追不上病毒排放」,指獨立出入口可降低感染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