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里酒店公眾經咖啡店直上,經扶手電梯之園景平台進入一樓。
嘉里酒店公眾經咖啡店直上,經扶手電梯之園景平台進入一樓。

香港的檢疫酒店先後出現過病毒傳播,如灣仔帝盛酒店之前有檢疫人士開門交採樣樣本時,無按指示關窗,使房內空氣傳入其他房間,引發傳播。雖目前未有個案因公眾或非檢疫人士光顧檢疫酒店的餐廳而受感染。不過,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認為,酒店大堂非完全獨立劃分,即檢疫人士等電梯時與公眾在同一處呼吸,一旦有空氣傳播會「出事」。

《星島日報》早前到嘉里酒店觀察,留意到封閉區域就連接宴會廳入口,僅用索帶劃分,宴會廳大門就關上,不時有職員將檢疫人士的外賣和私人物件送入宴會廳。同時一樓的酒店大堂佔地極廣,有茶座、餐廳和髮廊,不時有市民光顧。其他樓層的自助餐廳、泳池、健身室和共享工作空間都有開放。記者到過眾開放樓層,包括泳池和餐廳層,發現沒有貼出任何標示顯示為檢疫酒店,也沒有放置空氣清新機。到訪大堂茶座時,職員無主動透露酒店為檢疫酒店。



職員:檢疫人士不能離房間

《星島》向大堂職員查詢,他指即使酒店為檢疫酒店,其他設施仍然開放,而泳池有日票計畫,網頁所見日票連午餐五百元起。他強調,檢疫人士不能離開房間,就像被隔離一樣,不可享用任何設施,雙方在不同地方。「電梯和大堂也不同,所有事物都不一樣,全部分開」,着記者不用擔心。

就酒店何時正式申請開放酒店內的設施,是否分開兩批員工接待檢疫及非檢疫人士等,嘉里酒店隸屬的香格里拉集團則拒絕回應事件。另一檢疫酒店香港喜來登酒店同樣開放餐廳設施,同樣沒有回應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