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隊目尹建偉。
消防隊目尹建偉。

2016年牛頭角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死因研訊今續。起火當日偕死者張耀升進入火場的拍擋尹建偉首次出庭作供,哽咽憶述二人試圖撲滅橫巷轉角位的火種時,張突然大叫「喂呀/Ray(尹的英文名字)呀」,形容他「當時狀態係半踎,左轉右轉好似揾緊嘢咁。」

消防隊目尹建偉今在心理學家陪同下供稱,1993年加入消防處,2010年調派至消防訓練學院出任教官,初時隸屬高空拯救專隊,2年後轉往新開的坍塌搜救專隊。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則於2016年年初加入坍塌搜救專隊,成為其長官。他坦言,有別於一般行動組,自加入坍塌搜救專隊後,到訓練中心進行滅火、管道搜救訓練的次數減少。每逢遇上大型事故,坍塌搜救專隊所屬的技術救援隊會按需要到場支援。



尹憶述,大火首日下午5時連同約8至9名隊員到場支援,並按上司張振毅指示在大廈4樓設置工具管理區,其後一直在3樓火場入口候命。下午6時,時任助理消防區長溫錦明、蔡國威召集包括張在內的坍塌搜救專隊隊員上4樓簡介行動內容,即夥拍煙火特遣隊進行滅火及爆破儲物倉的門。兩位長官特別提到,火場為迷你倉單位,間隔複雜,出入要小心,儘量避免行入橫巷,並向隊員展示一張2樓迷你倉的平面圖,不過有強調並非3樓平面圖。隊員之後與煙火特遣隊分批入場,尹及張則是第4隊。

尹續指,他與張在入場前,均由高空拯救專隊的霍永鴻檢查裝備,並記得兩人都有向霍報告氧氣樽的氧氣含量,而自己亦有幫張檢查防護衣物的穿戴有否遺漏,但沒有留意霍有否親自檢視個人防護監測器「衛士」有否啟動。他另確認,其從現場借用的呼吸器套裝沒有個人識別卡、電子擴音器及抬頭顯示器,相信張所持的呼吸器都沒有以上裝置。當日由尹於現場分發10部俗稱「黑機」的對講機,包括張,惟他不記得有否分給霍。

尹與張進入火場前,獲煙火特遣隊指揮官余家鋭告知,該次入火場是要滅火而非爆破,故張沒有帶同相關工具,尹則攜帶長7至8厘米的鐵筆,並將其掛於肩膊。張、尹二人以「一前一後」形式半蹲進入火場,尹左手扶著滅火喉,右手搭著張的氧氣樽保持距離,兩人於火場內可以任意溝通。尹透露,火場內因煙霧關係視野模糊,有無電筒照明分別不大,而他們前幾米則有一支煙火特遣隊。

尹續指,二人沿著滅火喉前進至主走廊及第三條橫巷交界看到倉頂及轉角位有火種,射水灌救數秒後火光消失。惟尹在張後方理順滅火喉期間,身上鐵筆從肩膊滑落,他用手扶住並整理了約20秒,同時聽到張大叫「喂呀/Ray(尹的英文名字)呀」,此時張已行遠,距離自己3至5米,並無拿著滅火喉。提到此處,尹情緒波動,哽咽表示張「當時狀態係半踎,左轉右轉好似揾緊嘢咁」,「唔肯定嗌我,定嗌Ray⋯」

法庭記者:凌子淇

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 資料圖片
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 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