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志恒警司重返身後的中大二號橋現場,詳談當年攻防戰細節及身陷險境感受。
梁志恒警司重返身後的中大二號橋現場,詳談當年攻防戰細節及身陷險境感受。

「我只是組織內其中一塊小磚頭,很慶幸能協助守家衞國。」警司梁志恒一九年以機動部隊大隊副指揮官身分,處理連串「反修例」事件,多番面對生命威脅,其中在中文大學警民衝突一役更遭汽油彈擊中,導致全身着火,但他仍堅定不移在前線指揮了兩日三夜,其無私及盡忠職守的精神獲政府頒發銅英勇勳章。他日前首度接受《星島日報》獨家專訪,坦言曾擔心受訪後有負面影響,經再三考慮後才決定與記者見面,「希望為堅守崗位的同事及其親人帶來正能量,亦希望社會明白警隊的辛酸,對我們有多一點肯定。」記者:林家希

守護我城的故事,由母親種下的一顆種子開始。現年三十八歲的梁志恒表示,自小與警隊結下淵源,其母是一位退休警員,經歷了「槍林彈雨」的年代,越南船民湧港期間亦曾參與相關警務工作,在耳濡目染下,他產生了對守護家園的使命感,○五年港大工商管理系畢業後投考警隊,隔年在學堂獲頒授最佳結業督察,十五年來先後在多個部門任職,包括刑事調查隊、重要基礎設施保安協調中心、訓練及職員關係主任、警民關係主任及機動部隊等。



警員母親培養出使命感

談及從警生涯的難忘事,梁苦笑說是「踏浪者」行動,當時他擔任新界北總區機動部隊大隊副指揮官,處理連串反修例暴力示威,其間面臨生命威脅,有次更不幸遭汽油彈擊中起火。

梁憶述,一九年十一月發生的「中大風暴」,該月十二日晚上,他接報帶隊到中文大學二號橋支援及接管防線,當晚數以千名示威者聚集中大,以大量汽油彈、弓箭、磚頭等攻擊警方防線,而且不停向前推進,欲至橋上向下方吐露港公路及鐵路投擲雜物堵塞交通,當時警方的任務只有一個:「守衞二號橋!」

「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不停發射催淚彈,希望阻礙他們的視線,不再向前走。」梁提到,任務的困難在於只守不攻,而示威者使用的面罩擁有一定程度的防禦力,加上該場所可稱為對方的「主場」,可隨時尋找支援及潔淨水沖洗催淚煙,而且搭建了大型投擲器提升攻擊力。

被投擲器投出汽油彈擊中

堅守橋面多時後,梁及至當晚九時十分被投擲器投出的汽油彈正面擊中,起初以為汽油彈擲中前方的盾牌,在同袍驚呼後才知悉全身着火,所幸大部分裝備防火,火光很快熄滅,但雙手和腳踝火勢未止,有賴同袍協助滅火。

示威者攻勢接踵而來,不容一絲喘息,看着漫天而來的熊熊火光,梁當下忘卻身上的痛楚,腦海中冷靜盤算對策,「彈藥用盡的話要埋身肉搏,但同事很大機會嚴重受傷,是否要放棄任務?」他決定堅定站在前線指揮,而總部得悉示威者武力層次不斷升級,最終下令撤退,「離開一刻有打敗仗的失落感,但回頭看卻是最明智的決定,既以同袍安全為優先考量,在戰略上也為警隊爭取空間重整部署。」他透露,向後撤退時示威者步步逼近,一不小心或將汽油彈投至警員右方的油站,相當危險,及至十時許水炮車前來支援方可全身而退,逾一小時的攻防戰驚險地結束,「那一小時就像一世紀般漫長」。

擔心家人安全兩度搬家

警方撤退後,示威者重新佔據二號橋,並將雜物投進鐵路及吐露港公路堵塞交通。梁志恒說,當日有人故意將車輛泊於科學園路阻止警方增援,警車須停泊於馬料水水警基地,人員拿着數十公斤的裝備步行逾一公里至白石角梯台,再乘船前往基地登車,途經與吐露港公路相鄰的創新路時,有受堵路影響的司機誤以為是警方封鎖公路,隔着鐵絲網指罵同袍。竭盡全力執行任務,換來的卻是無故譴責,但尚未開始沮喪,下一指令隨即到來,他帶領小隊成員跑至兩公里外的迴旋處支援隊友,又因全港多區局勢險峻,返回水警基地不久便帶着隊員驅車前往屯門市中心支援,及至十三日凌晨四時許返回新界北總部,休息近兩小時再度出動,接連到大埔、上水及元朗等地應對示威者堵路、縱火等違法行為,時至十五日凌晨方能下班稍息。

「奮戰」兩日三夜負傷「落更」後,梁未有就醫,坦言當時因社會環境關係,若有同袍到醫院就醫,警方必須額外派出人員到醫院駐守,在人力緊絀時刻,他不欲成為同袍的負擔,幸好傷勢未算嚴重,約一周後痊瘉,其間他亦帶傷協助處理理工大學衝突,負責緊守柯士甸道、彌敦道一帶阻止示威者進入理大,及後亦參與多項反修例風波相關的任務,直至十二月中轉任新界北總區總督察(行動),由前線轉換為總區整體行動指揮及支援。

誤入「黃店」驚覺有心理陰影

隨着新冠疫情去年初席捲全球、大型遊行示威逐漸消退,但經歷的傷痛難以撫平。梁志恒訴說一段逸事,指去年初與家人到旺角閒逛,不經意步入滿布「黃店」的地庫商場,當刻非常緊張,腦海更不期然思考被人發現警察身分的應對方式,此刻驚覺有心理陰影,及後避免出入該類場所,加上專注處理防疫事項,心情才漸漸平復。

另一不堪回首的記憶,是仇警人士的滋擾。梁不諱言,身邊不少同事被「起底」,有同袍的姓名和電話被人以噴漆噴寫在警署外牆,而他在反修例事件期間亦因有陌生人在其寓所門外拍照,為家人安全着想兩度搬遷。他又提到,因政見各異失去了交心十多年的好友,結識新朋友時亦有所保留,「慶幸還有家人無條件的支持!」

梁特別要感謝妻子,因為他們在反修例風波期間結婚,但基於社會狀況不能擺酒宴客,至今又受疫情影響,未能補辦婚宴。他提到,目睹不少同袍有家不回,避免與政見不同的家人衝突,亦有人回家後難以與子女溝通等,「相較起來我很幸運,老婆非常支持我!」

經歷「踏浪者」行動後,梁因工作表現出色,今年五月獲擢升為警司,擔任落馬洲分區指揮官,月前更獲行政長官頒發銅英勇勳章。他笑言,獲獎和升級固然高興,「最自豪是帶領機動部隊同袍『征戰』大半年以來,沒有人嚴重受傷!」

梁感言,很多警員為社會奉獻和犧性,只為穩守香港安寧,「他們與我經歷同樣的危險、同樣的辛酸!」他認為大眾應秉持「和而不同」的中國人美德,「明白少數人不支持警隊,但希望大多數市民能尊重為香港付出良多的警察」,相信只要克盡己職守護香港,警民關係問題會迎刃而解。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