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任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
時任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

2016年牛頭角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四級大火致2名消防員殉職,包括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死因研訊今續。煙火特遣隊的時任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供稱,起火當日與坍塌搜救隊長官制定聯合隊伍的策略,未有明確指明每隊需各派兩名成員入火場進行滅火及爆破,強調策略屬「過渡性質的安排(transitional arrangement)」。余另透露,當日三隊聯合隊伍入場後行動進度理想,需要消防員繼續滅火,惟煙火特遣隊隊員已筋疲力盡,死者張耀升遂主動請纓與拍擋兩人接手滅火工作,故最終未有以四人組合進場。

持有博士學位的時任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供稱,他案發時為煙火特遣隊教官兼主管。起火首日,余於下午近2時半指示兩名下屬上3樓火場視察,二人撤出後表示沿主走廊前行約15米灑水灌救,因此場內水蒸汽增加,能見度下降,余認為現場適合使用正壓鼓風機,以阻止濃煙擴散,排走水蒸汽、濃煙及熱力,並在獲署理高級消防區長翁錦雄同意下,於3樓電梯大堂設立鼓風機。其後,余的隊員從火場後方入場並打破了數個玻璃窗協助排煙。經入場評估,正壓鼓風機的效果理想。



至4時55分,火場冒出的濃煙突然增多,且顏色由灰變黑,余估計火場內有變化,故指示暫時關閉鼓風機,大約20分鐘後再派員入場視察,並重啟鼓風機。及後坍塌搜救隊陸續到場增援,表示收到指示需協助爆破,余見當時已多次進出火場的下屬非常疲倦,「有啲坐都坐唔起身、抽曬筋」,遂與攜同小型爆破工具入場的坍塌搜救隊「試吓拍住做」。不過,余強調當時從未得出兩隊必須各派兩名成員的結論,解釋在坍塌搜救隊前面滅火掩護的工作,可由一般受過訓練消防員處理,並非一定需由煙火特遣隊負責,故當時派員陪同坍塌搜救隊成員入場,屬試驗該合作模式是否可行,如果效果理想再打算將滅火工作交給行動組成員接手。余續指,當日兩隊各派兩名成員組成首支聯合隊伍入場,其後兩隊聯合隊伍均沿用相同部署,但未去到要轉交予煙帽隊的階段,張耀升已出意外。

余續指,約6時45分,第三支聯合隊伍撤出,其中高級消防隊長黎健武在梯間表示,已控制主走廊及第三條橫巷交界近天花板的火勢。余見進度理想,認為需要「揾人揸翻住條喉」,在梯間候命的張遂指「阿Sir等我嚟!」余表示,當時滅火進度難得良好,擔心若沒有隊員繼續控制著該支喉筆,或會浪費同袍心機,加上煙火特遣隊早已筋疲力盡,且張與拍檔尹建偉當時未曾入場,相信二人體力充沛,足以應付一般消防員都能勝任的滅火工作,遂同意兩人入場。至於另外兩名煙火特遣隊隊員於相若時間入場,但主力負責在第一條橫巷處理另一條喉的接駁工作。

被問到為何不調動行動組成員協助救火,余解釋當時3樓只有煙火特遣隊及坍塌搜救隊,其他行動組成員均在2樓候命,加上那時後的策略已經不再需要爆破,且火場爭分奪秒,如果再下樓找行動組隊員,或會導致火勢再度蔓延,又不知道行動組隊員曾否入場、體力如何等。他又指,負責調動行動組人手的翁當時不在3樓,而張提出要接手滅火工作後,已再無時間去詢問翁,惟他在研訊主任追問下,同意其實可以使用對講機與翁溝通。

案發於2016年6月21日,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第一座3樓時昌迷你倉起火,30歲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37歲消防隊目許志傑撲火期間昏迷,送院後相繼離世。

法庭記者:凌子淇

建立時間13:57
更新時間17:30

時任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今日作供。凌子淇攝
時任助理消防區長余家銳今日作供。凌子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