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慶幸當年留效律政司,實現個人抱負。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慶幸當年留效律政司,實現個人抱負。

(星島日報報道)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本月將獲頒發金紫荊星章,他接受本報專訪總結超過四十年法律生涯,認為過程愉快充滿挑戰,他憶述當年獲告知洋人在回歸後,無法升任刑事檢控專員時,曾以為事業即將走向終結,又掙扎自己應否跟隨同袍步伐選擇私人執業,更曾被邀請出任高等法院法官,他慶幸最終留效律政司實現抱負。

問到江樂士生涯最佳時刻時,他認為難以判斷,當年在律政司刑事檢控科工作時,不少同事包括後來成為資深大律師的鄧樂勤、Gary Plowman等,並不視律政司工作為個人事業,紛紛轉為私人執業,取得成功之餘更能賺大錢。江樂士當年曾掙扎自己應否跟隨其他人步伐,最後他因為偏好公共服務,決定留效刑事檢控科,回望過去,江樂士認為當日決定正確,檢控科工作既吸引而且能讓他實現抱負。

  江樂士憶述一九九四年時,獲告知洋人在回歸後無法升任刑事檢控專員,崗位會由本地華人出任,他當時以為事業即將走向終結,誰知回歸後政府對此毫不介意,認為江樂士為最佳人選,他當時便一口答應。他笑言,這正應驗了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名句「不管黑貓白貓,會捉老鼠就是好貓。」江樂士表示,在任刑事檢控專員十二年的時光相當重要,當時香港剛剛回歸,不少市民擔憂環境會驟變,影響普通法傳統、刑事案件疑犯權利及審訊方式,自己當時職責要確保檢控制度成功,維持普通法制度,令市民繼續相信法律制度。

  江樂士又憶述當年獲悉回歸後或無法留任,有人曾邀請他出任高等法院法官,江樂士笑說簡直如同「安慰獎」。然而任職律政司需要每三年續約一次,擔任法官則更為顯赫,薪津更高昂,職位可保障至六十五歲,其後更有退休金,回歸後前景比留任律政司明朗,身邊人紛紛勸說江樂士把握良機,可是他不為所動,不希望出任法官,他更以半鹹半淡廣東話說許多人形容他決定「黐線」,說罷哈哈大笑。江樂士解釋擔任法官生活處處受限,要謹言慎行,不可隨意發表意見,與人交往要提防,無法出席部分活動宴會,而江樂士着重更多自由去表達己見。他慶幸自己沒有出任法官,否則後來無法出任刑事檢控專員,任職長達十二年,反修例示威期間,他就無法到英法多地電視台講解香港情況。

  江樂士又提到,他一直享受發表政見,昔日希望在英國成為政客,加入保守黨晉身議會,惟因立場相左,江樂士反對英國加入歐盟而不被接納。他提到當年不少人反對「入歐」,認為歐盟不止是貿易組織,更是政治組織,將會奪取各國主權,控制國家內部事務。江樂士指出眼下歐盟成為了超主權實體,國家有約六成法律由歐盟訂立,涵蓋各方面領域,令民眾失望,歐盟更打算自設軍隊,他認為現已證明自己觀點正確,當年早有先見之明。他補充二○一六年脫歐公投期間,自己更有份參與組織,代表香港相關社群發表演說,游說脫歐。

  談到未來,江樂士表明不會移民旅居,他畢生在此服務香港人,認為香港就是他的家(This is my home)。江樂士卸任刑事檢控專員後,生活依然沒有停步,既有在防止虐待兒童會擔任贊助人,又在港大、中大、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及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擔任客席教授授課,定期修編本港法律參考書《Sentencing in Hong Kong(香港案件判刑)》。江樂士閒時更會收藏各種歷史文物,值得一提的是,他更加是香港收藏家協會副主席,尤愛收藏晚清時期文物,例如官員頂戴,早前更開設個人收藏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