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轄下臨時熟食市場早於本月初,已強制使用安心出行。朱永倫攝
政府轄下臨時熟食市場早於本月初,已強制使用安心出行。朱永倫攝

下月九日政府擴大使用「安心出行」範圍,市民堂食用餐,必須強制「嘟碼」,不能再「填紙仔」登記資料。早於本月初,政府轄下臨時熟食市場已使用安心出行,不少食店東主表示本月生意額急瀉,就算下月全港餐廳強制使用,對增加「回流客」未感樂觀。另一方面,有內地來港定居的市民支持新措施,認為此舉可便利通關,他表示「兩年沒有回鄉拜山掃墓,想探望家中父母。」 記者:陳慧瑩

位於旺角朗豪坊旁的熟食市場,經營茶餐廳十五年的周先生表示,場內約二百個座位,在防疫限制下最多只能夠坐一百名食客,區內顧客多數來自新填地街一帶的五金店打工仔、附近地盤工人、美容店職員、居住唐樓的長者為主。每天由早上七時開店,晚上八時關鋪,周說,「通常最多食客幫襯早餐及午飯」,記者平日早上視察,目測現場約有三至四十食客進食。



熟食市場生意少一半

然而,周表示本月人流大不如前,「相比十月份,生意少了一半,以前坐滿一百個客,但試過早上十一時,得十多個客人」。周表示外賣客人多不願使用安心出行,他們電話落單後,周便走出門外交收。至於外賣生意會否因此帶旺,他表示熟食市場以堂食客人為主,外賣只佔少數生意。他估計下月強制用安心出行,「最終益咗兩餸飯店」。

對會否增加回流客,周表示仍屬未知之數,因政府仍未公布太多細節,如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十二歲以下兒童能否繼續豁免嘟碼及「填紙仔」,他認為若未能豁免,生意必受影響。「雖然有助通關,但仍未確實知道通關日期,現時不斷加碼推出限制措施,每逢大時大節,香港人多數在餐廳過節,餐飲業必然首當其衝」。

另經營湯飯店逾八年的陳先生,自一九年社會事件,以及去年爆發疫情後,生意已大受打擊,本月更強制使用安心出行,陳說,「生意額跌咗三分之一,特別是老人家沒有智能電話,他們不入來吃飯了」。陳指店鋪每月開支超過十萬元,「聘用四個員工,每月人工佔五、六萬元,通貨膨脹食材開支月月增加,起碼要五萬元,仲未計燈油火蠟」,他的套飯售價約五十元至七十元一碗,他屈指一算,「每日要賣過百碗湯飯,才不用蝕本」。陳先生現年已七十歲,但「為了生活,都要做落去。」

市民認為可便利通關

上月翻新重開的尖沙嘴熟食市場,由於位於海防道街市內,市民進入場內堂食,必須掃兩次安心出行的二維碼。場內的飯餐連飲品,相較同區餐廳經濟,吸引白領、寫字樓職員、零售業員工惠顧,記者目測午市時分差不多座無虛席,然而茶檔老闆鄭先生表示生意只有上月的七、八成,「香港人都係怕麻煩」,不過他認為若然強制用安心出行能便利通關,「最好帶動遊客來幫襯,帶旺生意」,鄭覺得應該支持政府新政。經營海南雞飯店的蔡女士,觀察到食客逐漸適應使用安心出行,「初頭未習慣,覺得好麻煩」,她指生意有升有跌,實屬平常事,「若可方便通關,使用安心出行無可厚非。」

雖然餐廳生意受影響,有市民對擴大使用安心出行反應正面,認為有助通關。來港十多年的時裝店售貨員鄭小姐表示,她的家人居住在珠海,「幾年沒有探望屋企人,之前工作忙,之後又爆發疫情,現在只能靠微訊視像通話保持聯絡」,她指現時沒有內地遊客消費,「生意銳減五成,公司吊緊鹽水,我賺少了佣金,只能靠底薪維持生計」。任裝修師傅的潘先生,他期望回江門家鄉探望雙親,「起碼兩年沒有返大陸,想去拜山掃墓」。他指安心出行應如健康碼般具追蹤功能,「應該要統一二維碼,以便追蹤病毒來源。」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