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學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梁美儀執掌城大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正進行全球性河口污染監察計畫,指需要年輕團隊協助配合。盧江球攝
城市大學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梁美儀執掌城大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正進行全球性河口污染監察計畫,指需要年輕團隊協助配合。盧江球攝


梁美儀,一個半生與海有緣的人,他是近20年本港研究海洋生態的權威,他愛游水、更愛海洋生物,成長後由會考失手到留學外國,甚至回港工作執教都是「見步行步」,自言「好多嘢唔係自己計畫,好似命運安排」。去年命運之神又出手,他當上城市大學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終於可以「坐定定,認認真真諗發展計畫」。歷年的研究項目都是由他對海洋的興趣發展而來,現時他主理歷時10年的「聯合國全球性河口污染監察計畫」,這既是興趣所在,更關乎未來人口發展及健康,這位蜘蛛俠迷以電影金句「能力愈強,責任愈大」自勉,希望與大家一起守護海洋。

「細細個暑假成日出海潛水游水,即使同一個海洋,每次景觀都唔同,感覺好神秘,最難忘見到龍蝦一排排,好似拖住手在海底行」。時間回到童年,那時候梁爸爸任職海事處大偈,負責船隻機房維修,梁美儀趁暑假登船跟父親出海,仍記得去過南丫島一帶,海底壯觀場面影響一生。

童年隨父出海見證海洋壯麗

花名「波波教授」的梁美儀近日再次亮相,是為介紹團隊首次在本港水域發現16款底棲蟹的研究。提起海洋,他說不停,「以前海底好多海參、海膽,隨着填海污染過度捕撈、氣候變化,海洋生物少了」、「20年前冬天,海邊好多綠色啡色海藻,這些喜歡凍水的植物在氣候變化下不能生長,現時買少見少」。

教學多年,他研究項目繁多,主要都是從他對海洋生物的興趣發展而來,其實他人生首個研究是在工業學院修讀環境污染學時進行,那年暑假他到沙田污水廠實習,研究重金屬對細菌的影響,結果找到與重金屬鎳有關,讓他知道管理污水有助減少對海洋及魚類的傷害。

他其後到英國完成大學,再回城大讀碩士,曾在漁護署的吉澳研究站以科學方法養魚,「那兩年每日潛水3小時,寓工作於娛樂」,除潛入海底收集魚類糞便樣本,其餘時間落海捉魚,又跟漁民出海,他指當時水質好到鮮魚可即場當魚生食用,又有大群海狼幼魚出沒,亦試過徒手捉沙鯭,還有日本商人來收購章紅魚魚苗。但那年冬天凍死一千多條芝麻斑令他大受挫折,從此學懂兩手準備。

轉研海洋污染盼減低傷害

最初他研究魚類繁殖,但受另一著名海洋生態學者胡紹燊教授啟發,改為研究海洋污染,因為人類繁衍、城市發展,氣候變化已加劇海洋污染,重創魚類生態,人類只能嘗試控制污染,減低傷害。他其後到英國攻讀博士,亦選修海洋環境毒理學,希望做好風險管理,減低傷害。

2002年他回港任教港大,曾研究拖網捕魚對魚類的傷害,至2012年港府打算立法禁止拖網捕魚,他提供之前的數據,之後再參與歷時6年的研究,最終港府於2018年立法禁止拖網捕魚,眼見科研成果最終協助立法保護到魚類海洋,感到欣慰。

遭主婦「挑機」 研蜆吐沙原理揚威

「最鍾意有趣味嘅研究,可以搵到答案。」是波波教授掛在嘴邊的話,他的研究其實由好奇心出發,亦是出於對海洋生物的愛護,可能是身邊平凡事,研究亦未必大型,但解了謎團又有科研成果,甚有得着。例如他試過遭主婦「挑機」:「知不知怎樣令蜆快些吐沙?」他帶着疑問回到實驗室,他估計蜆吐沙與水溫、水的鹽度等有關,於是做實驗證實蜆在低溫及中鹽度,吐沙最快,而放生鏽刀的民間智慧只令蜆嘔吐,最後這研究在國際科學期刊發表,令他自豪。

他又發現本港海域的雌性荔枝螺會出現性畸變,會長出雄性性器官,結果研究發現除因污染物有機錫引致,亦與視黃酸(即維生素A)及其代謝物有關,原來視黃酸除存在於生活污水,亦由海洋微生藻產生,至於吃了這些螺會否影響健康又是另一個題目。

會考8分發憤走出康莊大道

由2002年至2013年的11年,他由助理教授升到教授,2017年更獲頒國際奬項「琵琶湖獎」,以表揚他對世界環境生態科學的貢獻。去年他離開任教18年的香港大學重返城大,當時已是港大生物科學學院副院長。這位海洋生態權威,其實曾經歷會考8分的困境,靠發憤一步一步走出康莊大道,因為青年時代的他嗜好多多,愛打籃球又加入民安隊,會考雖及格但未能升學,之後讀夜校,考入工業學院,出國留學,回港任教,甚至當選十大傑青。他憶述讀夜校時有「釜底抽薪」感覺,因為這位有8個姐姐的獨生子深明家人有期望,加上遇上教生物科的好老師,課餘帶他們行山,啟蒙他對讀書的興趣,終於在工業學院時「考到人生第一次第一」。

早年學業不順利,第一次去英國讀大學亦靠父親退休金及家人資助,現時回看當時是見步行步,事事都無心插柳,曾經歷人生起伏,他坦言喜愛Marvel英雄中,從挫折中成長的蜘蛛俠,現時辦公室除放有女兒照片畫作、海洋生物掛飾擺設,儲物櫃頂的20多個蜘蛛俠模型,便是每日陪伴他工作研究的戰友。

現時他出任城市大學海洋污染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每年管理過千萬元經費及眾多研究,感到「能力愈強,責任愈大」,當中重頭戲是「聯合國全球性河口污染監察計畫」,主要監察經河口排放出來的藥物殘餘物,避免出現超級惡菌。他指,人類對海洋、環境的破壞已夠多,能夠做的是盡量修補,盼留給下一代一個仍然美麗的海洋。

記者 關英傑 攝影 盧江球
原文刊《星島日報》「每日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