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家屬展示手機拍攝黃潤全等候接近兩小時,姿勢一直無郁動的照片。蘇正謙攝
死者家屬展示手機拍攝黃潤全等候接近兩小時,姿勢一直無郁動的照片。蘇正謙攝

繼今年三月廣華醫院及威爾斯親王醫院先後被指有病人於急症室等候期間死亡,社區組織協會再次接獲類似個案。今年八月十八日,一名五十五歲急性肝衰竭病人從內地返港到屯門醫院求醫,分流後被列為緊急,卻被告知有待新冠病毒檢測結果才可上房,等近半日僅獲安排接受基本檢查,醫護人員亦只用iPad進行遙距觀察,最終家屬入房發現其身體冰冷且無心跳,搶救後不治。

死者黃潤全今年五十五歲,為中港司機,生前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定期於公立醫院覆診。早前他到惠州陪伴內地妻子迎接七月中出生的兒子,及後一直留在內地。八月五日,他因腹痛到惠州仲愷高新區人民醫院求診,懷疑為胰腺炎。三日後,他再因腹痛求診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經多日住院檢查,初步診斷為急性肝衰竭,因此要求回港治理。



八月十八日,死者早上由救護車直送到深圳灣口岸,因回港前三日內進行檢測呈陰性,可以入境,下午一時二十四分送抵屯門醫院。經分流後,他被列為緊急個案,親屬被告知因有待病毒檢測結果需將其安置於9A病房,並叮囑由於疫情不可入內。當時死者在房內沒有接駁任何醫療系統或維生指數監察系統,醫護人員只放置一部iPad在牀尾對外進行遙距監察,以及為死者提供求救鐘,惟親屬稱站內並非長期有人駐守。

等候期間,親屬曾三次偷入房遞水予死者濕潤口唇,死者表示自己很累,腹脹厲害,故親屬提醒須定時引流腹水,但一直未獲安排。其後醫生作初步評估,安排血糖及血色素化驗、心電圖和胸腔及腹腔X光等檢查。

下午三時許,死者返回9A房,親屬再追問何時可送上病房,獲回覆稱要等候檢測結果,唯有繼續在門外等待。至約晚上七時五十分,親屬到牀邊擺放日用品,才發現死者身體已冰冷,沒有心跳,隨即通知人員搶救,惟於八時十八分被宣告死亡。

據院方在九月十七日發出的信件,解釋由於病人剛從內地過境並曾入住內地醫院,故當時仍要隔離。而護士在當日五時五十分及六時五十分透過視像系統分別觀察到病人轉換姿勢,以及有呼吸。然而,親屬指分別於四時五十四分及六時四十分拍攝過死者,照片中其姿勢一致。

關注病人權益的社協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質疑,死者已接受病毒核酸測試才可入境,理應毋須在進入屯門醫院時再次進行測試;又批評院方只利用視像系統進行遠程監察,死者完成檢查後回病房逾四小時亦未有任何人親自巡查。

另外,院方調查應在八星期內完成,但至今三個月只發出過回覆信交代,並未匯報調查結果。彭鴻昌促請當局要準備通關後跨境病人入院安排,並盡快研究於急症內增置人工智能監察儀器,實時觀察輪候病人的病情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