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杜啟泓、袁國勇、陳鴻霖。
左起:杜啟泓、袁國勇、陳鴻霖。

港大微生物學系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是亞洲首個研究團隊成功分離和培養Omicron變種病毒株。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團隊將會做4方面研究工作,了解Omicron的毒性和傳播性,可能要以月計甚至年計才知道答案。

袁國勇表示,今次實驗成功令研究突破樽頸,可進一步探討病毒的特性,包括傳播力、毒性、對疫苗效力的影響、檢測準繩度等,他透露,港大正與內地的疫苗藥廠協商,期望加快新一代滅活疫苗面世。他又說,下一步聚焦要做的研究是本港曾經染病、接種疫苗,或者注射不同類型疫苗的人士,他們的中和抗體,是否足以中和Omicron變種病毒。

袁國勇指,由於外國一些病毒檢測無法準確判斷病人有否感染Omicron,因此會一併檢視本港不同實驗室的檢測方法,會否出現假陰性的問題。

袁國勇說,雖然未完全掌握Omicron的特性,但本港首兩名患者的病徵輕微,二人在半年內完成接種復必泰疫苗,他們在數日内抗體上升至少10倍,他相信疫苗對Omicron變種病毒有一定保護,但目前未能武斷下定論。他強調,目前無人知道Omicron變種病毒對老人家或長期病患者的殺傷力,呼籲市民勿掉以輕心,又籲長者盡快接種疫苗。

對於有學者推斷Omicron變種病毒有大量基因突變,可能是病毒在動物體內「洗牌」。袁國勇表示不同意,他指,之前曾經發生貂鼠感染新冠病毒再傳回人類,但病毒的基因突變不算太多,估計是因為非洲較多愛滋病人,他們感染新冠病毒後,體內的中和抗體無法完全清除病毒,令病毒有機會存活並持續突變。

被問當局有否需要加強檢疫措施甚至封關,袁國勇說,無辦方法做到「滴水不漏」,但他認為現有的措施已經做得很好。不過,他指若疫苗的接種率不是近100%,Omicron仍有機會傳播,強調目前對須盡快研究Omicron的傳播性和毒性。對於本港與内地通關會否受影響,袁國勇認為,通關與否視乎兩地疫情和病例數目,如果香港突然出現大量病例,當然就無法通關。

左起:杜啟泓、袁國勇、陳鴻霖。
左起:杜啟泓、袁國勇、陳鴻霖。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
袁國勇的團隊成功在臨床標本中分離出Omicron變種病毒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