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禧形容,自己以愚公移山精神,透過不同渠道一個一個地接觸選委。
蔡明禧形容,自己以愚公移山精神,透過不同渠道一個一個地接觸選委。

(星島日報報道)西貢區議會副主席蔡明禧以獨立身分參選新界東南,對外界而言他身上的民主派色彩更多來自前公民黨員身分。談到一九年退黨的原因,蔡指自己與公民黨在人權、民主等理念上相通,「但有啲位我偏右翼,例如對本地優先政策分歧較大。」他說當年退黨同時打算一併退出政圈,但在大半年後的區選,他見鄰近選區翠林無人挑戰建制派,認為自己有兩三年服務社區經驗,不妨一試落區對撼,結果順利當選。

至於立會選舉,蔡表示自十月尾開始有參選念頭,期間一直反覆思考。他強調出選沒有問過「西環」意見,但有與民主派中人討論過。他不諱言指參選會面對同路人質疑批評,身邊親友對於他的決定也是反對者眾。他解釋,不少泛民中人認為不應參與新制下的選舉,但他更不願見民主派在立法會沒有任何議席,指雖然民主派未來在議會內是少數,但保留聲音仍然重要。蔡質疑建制派經常對外強調現時議會迅速通過法例,是否有盡能力監察政府,「我都係嗰句,民主派多一席、保皇黨少一席,政府壓力一定多一分。」



談到爭取提名的過程,他形容自己是以愚公移山精神透過不同渠道一個一個地接觸選委。蔡獲得的十個提名包括在第五界別的全國政協委員容永祺,容亦是第一個給提名他的選委。蔡表示本身不認識對方,是自己主動接觸,「過程唔係十分順利,經過一啲溝通後攞到呢個提名。」至於容有否問過他的政治立場,「唔算係佢最主要問嘅嘢」,他說因二人都是基督徒,更多是談及信仰的話題。

蔡明禧說由於自己無黨派,選舉經費是靠自己積蓄,宣傳上較吃虧。估計傳統民主派支持者中有多少人會支持自己,他說「去留」問題從來都是兩方聲音各半,他的責任就是要證明選民不是含淚投票,「你可以話我好天真好儍,但我會盡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