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定仕故居位於沙頭角蓮麻坑村,回歸後經修葺成為法定古迹。
葉定仕故居位於沙頭角蓮麻坑村,回歸後經修葺成為法定古迹。


香港客家文化可追溯到清初,隨着現代化發展,不少習俗、傳統、建築已隨歲月消失。坐落沙頭角的蓮麻坑村,尚未完全受時代洗禮,古式客家建築、客家話仍能見芳蹤。現為法定古蹟、革命先烈同盟會成員葉定仕的故居亦藏身此處。葉氏一生充滿傳奇,歷盡高低,其故居也輝煌一時,惜被日軍搜掠,淪為荒廢危樓,至近代始被修葺善待。關於葉定仕及其故居的故事,由一眾葉氏村民逐一分享。

四面環山的蓮麻坑村坐落於沙頭角邊境,是一條有逾300年歷史的複姓村,以葉氏為村中大姓。村落於2016年被剔出禁區,不過外人若要入村仍需要禁區紙,因為通往村落的唯一車路仍屬禁區範圍。若選擇另闢蹊徑,就要繞山而行,方能進入蓮麻坑村這片世外桃源。在村民帶領下,終於來到葉定仕故居。你一句客家話,我一句廣東話,終於還原了葉定仕的故事。

豬仔華工娶泰公主 創同盟會分會

生於1897年的葉定仕來自貧農家庭,靠當牧童養家,直至16歲那年乘着出埠南洋打工的熱潮,被賣豬仔到暹羅,即今天的泰國當裁縫,憑其出色手藝闖出一片天,得到皇室賞識,甚至泰國公主青睞,二人終於1905年結婚。「其實無人知為何公主會看中他,可能他帥氣吧」,村民葉玉安笑言,葉定仕也因而扶搖直上,成為當地富商。

二人結婚那年,國父孫中山於日本創立同盟會,吸引了葉定仕的目光,翌年更遠赴孫於廣東中山市香山縣翠亨村的故居拜會對方。葉定仕1907於泰國創立同盟會泰國分會,「當年就是這樣幫忙撲水,不然怎來革命資金」,村長葉華清分享,葉定仕當時因非常敬仰孫中山,遂命人於蓮麻坑村仿其故居建造大宅,葉定仕故居因此得來。

大宅糅合中西建築風格

有別於傳統客家大宅,葉定仕故居糅合了中西建築風格,有外西內中的特色。葉華清分享,以窗戶為例,外面看是一道木製方窗配圓頂設計,附有百葉及玻璃。不過內看則有鐵製窗花,是客家特色,防止山賊猛獸來襲。至於大宅外的支柱和外牆為意大利式設計,屋頂則保留客家瓦片頂的特色,陽台欄杆則為琉璃花瓶裝飾。另外大宅分上下兩層,每層各有3間房,上層中間為主人房,下層中間位置為客廳及飯廳,其餘位置以客房為主。另外下層中門裝有一道木趟攏,作防盜之用,至今仍保存下來,且能運作順暢,用料實淨。

葉華清與村民葉漢雄說,討伐袁世凱失敗後,葉氏敗走泰國,可惜遇上排華,他不欲入泰籍遂決定回港,攜妻女返回蓮麻坑定居,惟其兒子則選擇留泰發展,「當時他的錢已花光,好悽涼,有地但不懂耕田,有指他最後是餓死。」在席唯一見過葉定仕本人的,是逾90歲的村中長老葉祥友,當年葉祥友仍是小孩,而葉定仕與其爺爺份屬好友。葉祥友憶說,葉定仕故居位置較偏遠,「日佔期間,爺爺眼見他與妻女無依靠,自己當時有3間屋,故經常邀請對方前來,互相照應,一些同盟會的文件也在當時被日軍掠奪。」

09年提升為法定古蹟

昔日輝煌的大宅,在葉定仕晚年變得凋零,直至他43年離世,大宅於70年代起漸漸步向荒廢,而葉定仕與其大宅的故事也慢慢被淡忘。村長與葉玉安說,當時大宅已破舊不堪,漏水是基本,「根本無能力執修,畀你住都不會住。」村長續說,95年做村長的時候,向政府申請維修,政府當時不太願意,「未夠一百年,認為不是古蹟」,僅撥出約38萬作基本修葺用途。

回歸後,村長再嘗試入紙申請,始被古蹟辦發現葉定仕故居的重要性,於2009年刊憲,將其提升為法定古蹟翌力展開全面修復工程,於2011年年中竣工。村長坦言,「當時他們只知道大宅一塌會很麻煩,原本對於大宅背景和歷史也不了解,出於想有錢修葺,才入紙問政府。」他笑言,能夠把大宅保存至今全是巧合,否則它只是一幢已倒塌的廢宅。

曾用作中共秘密交通站

據悉,葉定仕的次子葉理山及三子葉瑞山曾為解放軍效力,故居曾用作中共秘密交通站,其第三任妻子梁嬌與三子負責接待,次子則參加東江縱隊抗擊日軍,國共內戰時則參與了豫東戰役、濟南戰役、淮海戰役和廣東戰役等。第二任妻子所生的長子,當年則留泰發展,開枝散葉。

村民指,葉定仕的後人大多已不在港,仍健在的三子葉瑞山如今已在蛇口定居,甚少回港。關於葉定仕及其與同盟會的過去,大部分資料已遺失及被掠走,主要靠葉瑞山早年東奔西走,逐一拼湊回來,還原了他們的家族史及父親的事迹。據知,葉瑞山於83年起,奔走泰國、台灣各地,搜集有關父親參與革命的資料,包括泰國中華會館、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黨史館等,大部分彌足珍貴的史料,均記錄在今天葉定仕故居當中。

記者、攝影 陳家榮
原文刊《星島日報》「每日雜誌」

2009年時,大宅已荒廢多時,內部環境破舊不堪,幸得保育始沒倒塌。受訪者提供
2009年時,大宅已荒廢多時,內部環境破舊不堪,幸得保育始沒倒塌。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