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思而行】棄選之後

  傳統民主派棄選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導致建制派在九十議席中取得八十九席;餘下一席雖為新思維的狄志遠所得,但狄志遠早已離開傳統民主派,其政治主張亦有別於傳統民主派,所以說回歸以來傳統民主派首次絕迹立法會可說是一點也不誇張。有外國傳媒聲稱這是中央政府趕盡殺絕傳統民主派的結果。這說法不公平之餘亦有違事實。
  事實是中央政府對傳統民主派的忍讓和忠告早已寫在牆上。二○一四年傳統民主派以佔中脅逼中央政府接受一個違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公民提名」方案並拒絕與中央政府對話,逼使中央以八三一政改方案回應之。在八三一方案說明中,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指出:「回歸十七年來,香港社會仍然有少數人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缺乏正確認識,不遵守香港《基本法》、不認同中央政府對香港的管治權;在行政長官普選問題上,香港社會存在較大爭議,少數人甚至提出違反香港《基本法》的主張,公然煽動違法活動。」儘管如此,傳統民主派在否決政改方案後仍然一意孤行推動佔中,令社會蒙受極大損失和分裂,但除了特區政府根據現存法例嚴厲執法外,中央政府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嘗試改變制度。
特區出現反對政治真空期
  到了一七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於特區回歸二十周年慶典中發言再一次清楚表明中央政府的立場;他說:「在具體實踐中必須牢固樹立『一國』意識,堅守『一國』原則,正確處理特別行政區和中央的關係。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綫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可惜,說得如此清晰,特區卻仍然未能逃過一九年動亂的厄運。
  正如佔中換來了八三一方案,黑暴換來了《香港國安法》。除了《香港國安法》,為了進一步維護國家安全,中央政府更提出完善選舉制度方案。有人說這次選舉制度上的改動極為保守,但事實是,中央提出在地區直選上以雙議席單票制代替傳統的多議席比例代表制,最少在直選界別中仍為傳統民主派留下一條出路。可惜傳統民主派不但不領情,更以棄選為最終的消極抗議。
  有心也好,無意也罷,棄選的結果是特區在未來四年將出現一段反對政治真空期。當然,理論上傳統民主派仍可於年半後的區選捲土重來,但區議會在《基本法》下始終只是一諮詢架構,實在影響不了特區的政治大局。傳統民主派在政治制度以外能否繼續生存四年,實是一頗大的問號。
毫無阻撓下推動23條立法
  棄選的結果不但是令議會變為清一色,更重要的可能是給予特區政府在這反對政治真空期間一個喘息機會,可以在毫無政治阻撓下推動二十三條餘下之立法工作,甚至新一輪的政制改革。這兩者皆可能是對特區政治形勢影響至為重要的改變。種瓜得瓜,傳統民主派放棄了政治參與,便是放棄了影響這些改變的能力和決心;喜歡與否,傳統民主派也要甘心接受這些改變。
  四年不是一段短時間,新一屆特區政府會否及如何利用這段真空期徹底改變特區的政治形勢,實是眾人最關心的課題。在傳統民主派的角度而言,可說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只是政治是冰冷和殘酷的,誤判形勢從來也不會換來同情和惋惜。
湯家驊
資深大律師
民主思路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