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賀琪指,教育新思維下,課室不再局限四面牆內,「有心去學,哪里都是課室,甚麼時間都可以上堂。」
梁賀琪指,教育新思維下,課室不再局限四面牆內,「有心去學,哪里都是課室,甚麼時間都可以上堂。」


疫情重挫經濟,大學畢業生失業率創新高,連鎖補習學校創辦人梁賀琪(June Leung),早前與「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陳葒校長合作,聘請一百名大學畢業生替DSE考生補習,提供就業機會。由昔日補習名師,到今天上市公司主席,她指教育界要走出傳統框框,迎接新時代。對老本行私人補習界,她針砭至深,呼籲同行自律邁向專業化;對學生,她企盼「年輕人循自己志向找專長,做到最專最好,總有出路」。曾經踏過崎嶇路,她勉勵疫後的港人,「去到最黑暗的地方,便會見到裂縫,透出陽光。」記者 關英傑 攝影 黃頌偉

卸下教鞭十年,June全身投入上市補習王國管理工作,仍是說話鏗鏘、腰板挺直,處處透出補習名師的強烈氣場。今次訪問,她有話要說,說得最多是要為教育重新定義,希望同業跳出框架,與時並進。疫下兩年,遙距課堂、短片教學,早成常態,她指課室不再是四面牆內的房間,「重點在你有無心去學?有的話,哪里都是課室,甚麼時間都可以上堂自學。」

單向教授不合時宜

她說,今時今日教育不再是鐵板一塊,老師單向教授已不合時宜,還要貼地去教。近年盛行NFT(非同質化代幣)及虛擬貨幣,這是騙局還是數碼資產,各有爭議。她說,作為老師自己開戶交易一次,然後在課堂分享經驗,可能令學生更易入腦。她笑言,可能班中早有熟知NFT的同學,師生大可即場交流,增加趣味。

June說難忘探訪斯里蘭卡村落義工旅程,同行助手及時攝下野象出現的驚險時刻。受訪者提供
June說難忘探訪斯里蘭卡村落義工旅程,同行助手及時攝下野象出現的驚險時刻。受訪者提供

經歷過九十年代補習界黃金年代,June指當年講求動聽吸客,頗有點江湖賣藝況味,更出現不少亂象。為令外界改觀,她從學歷入手,要求學校聘用中大或港大畢業生,終令外界對補習行業改觀。現在回看,她形容那時自己是個「學歷控」,現時她更着重教師能否教好學生,取得好成績。她指,從前總認為教中文的老師要讀中文系畢業,但近年發現法律系畢業生邏輯分析強,擅於辯證,更有助學生掌握重點,理性作答。

由此她萌生更大膽想法:「可否吸納不同人才客串教書,如請醫生教一堂生物課,分享一次做手術的經歷。」她相信一次活生生、血淋淋的手術經過,會比齋講理論生動吸引。她指,現時知識不止來自書本,不同專業的客席導師正是最佳人選,亦切合時下斜槓族身兼多職的大趨勢。

吸納不同人才客串教書

香港補習文化盛行,造就一位又一位名師或天后,更有人年薪千萬,這位前補習天后坦言成功不易,「因為是學生用腳投票選你」,但她指業界流弊甚多,不止文人相輕,互相攻擊,還有男女不平等,女性飽受歧視,最要命是「自己唔尊重自己行業,負面新聞多多」。要取得公眾更大認同,還有很長的路。

二○年,本港八所大學的畢業生失業率達百分之二點九,創十一年新高,June留意到這個情況,與「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陳葒校長合作,利用政府保就業資助,聘請一百位大學畢業生作兼職或全職老師,目的是為三百位基層DSE考生,提供為期三個月、每星期兩次的免費補習。她指,希望播下教育種子,培育生力軍,令這批短期老師最終投身不同專業,日後再邀請他們回來作客席老師,分享自身專業。

夥陳葒聘百畢業生做兼職

她續稱,短期老師一對一教授,希望提高他們的責任心去教導同學,即使在備課階段他們亦可支薪,亦會協助學校梳理浩瀚的舊卷資料庫,達致三贏。至今,計畫已招募近七成名額,第一批合資格應徵者已於本月中入職受訓,歡迎有興趣同學加入。

生於普通家庭,家有四姊妹,八十年代她在香港大學取得翻譯學位,當時打算再讀心儀的法學士,但從事建築行業的梁爸爸確診末期癌症,為了家人生計,她投身教育界,日間在津校任教,夜間任兼職補習,終贏得補習天后稱號,更成就上市補習王國。回首當年,她指一切只為生活,正如當年不少大學生選讀醫科及法律等神科,亦是求安定生活,但未來將有一百所海外大學畢業的醫生獲准在港執業,估計港醫學院畢業生不復昔日吃香。

專上教育普及,大學生增加,年輕人的機遇多了還是少了?她指,年輕人要先知道自己興趣及能力,最重要是「循自己志向找專長,做到最專最好,總有出路」。相反,若你一心為工作去選科,當畢業時選修科目不再吃香,便會很辛苦。

抱開放的心去認知感受

June的強項是教英文,但她自爆其實最愛中國歷史,愛看《紅樓夢》。高中時,她遇到一位劣評中史老師,但她發現老師「雖然照書讀,但選段都是課文重點,更旁引《史記》及《資治通鑑》等做足功課」,結果她按對方所教,在公開試取得佳績,亦令她感悟凡事要抱開放的心,去認知和接受。

入行三十多年,她坦言教育給她成功,未來希望為私人教育界作出貢獻,構思如何吸引精英入行做教師,引領私人補習走上更專業的發展。她自知長路漫漫,正如疫後香港要慢慢重建,過程必遇種種挑戰,但要懂得欣賞自己多一些,從生活找着幸福感,才能從容面對,「哪管風高浪急,當去到最黑暗的地方,便會見到裂縫,透出陽光。」

至於她的幸福感,她坦言不時技癢,懷念昔日授課的時光,但不會重入班房了,日後會不定時「拍教學片」,如構思中的「聽鬼古學英文」及分享靚聲之道。

全文刊《星島》「每日雜誌」

立即下載|全新《星島頭條》APP: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