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郭嘉琪出庭作證。凌子淇攝
法醫郭嘉琪出庭作證。凌子淇攝


兩歲男童於2016年因氣促等病徵,在兒科專科醫生梁蔭基的診所接受霧化機聞氣治療,期間疑情況惡化,送院後不治。死因研訊今續,當日負責召救護車的助護供稱,死者會診後已立刻打「999」,惟響了近一分鐘仍無人接聽,於是轉而致電「白車熱線」,此時死者已被再次抱入醫生房搶救,整個過程歷時約2至3分鐘。但據閉路電視,當日死者與家人步出醫生房至被急救間,相隔10分鐘。助護對此僅稱「解釋唔到」,遭死因裁判官何俊堯批評「因為你講嘅唔係事實」。助護同意其說法與片段不符,惟否認說謊。

事發時為診所年資最淺的助護郭曉然作供指,當日看到死者陳嘉懿由父親抱入診所時,其面色蒼白且無力。及後梁安排死者聞氣,郭便去準備霧化機,當時無人提及死者情況危急。她為死者戴上面罩後返回登記處,期間數次行出走廊觀察聞氣情況,但發現死者似乎入睡,有別於平時會作掙扎的狀態。郭覺得奇怪,遂通知其中一位同事,對方則叫她再作觀察。

郭再次行到走廊查看,見到死者面色發青,立即向最資深的護士鄧彩紅匯報。鄧再望向登記處內的閉路電視,其後走入與醫生房互通的執藥房。不久,死者已由家人抱進醫生房搶救,期間郭聽到鄧叫藥房同事召救護車,林則拿起電話及報上診所地址。郭同日得知死者離世,坦言自己受事件影響,事發後翌日精神狀態欠佳。死者父親在庭上提問階段向郭表示,「我聽到你講咗最接近事實嘅口供,我已經唔怪你,希望你放下」。

證人林亦詩否認說謊。
證人林亦詩否認說謊。

另一助護林亦詩供稱,死者父母曾在事發前一日致電診所指,死者服用梁幾天前處方的藥物後仍有氣喘,她遂翻查牌板,並建議如果情況嚴重就去醫院。林否認曾在電話中提及「抗生素唔係仙丹」或者可到診所聞氣,但同意沒有向死者父母了解更多,包括死者有否服用所有藥物、氣喘程度等。

林續稱,事發當日(2016年12月16日)死者與家人會診後,她立刻應醫生要求撥「999」叫白車,但電話響了接近1分鐘仍無人接聽,隨即手機搜尋並致電白車熱線,而電話打通一刻,死者已被送到醫生房急救。然而,根據閉路電視,死者與家人首次步出醫生房後,相隔10分鐘再被叫入房急救。對此林稱「解釋唔到」,遭何官反駁「因為你講嘅嘢唔係事實」。林否認,但同意其說法與相關片段極為不脗合,「我而家見到我先知」。何官再問「999唔會打唔通㗎喎?」林再指的確覺得愕然,事後曾自言自語道「點解無人聽?」但不肯定其他同事有否聽到。

林打通電話後,並無立即通知醫生房,解釋稱這樣做也沒有幫助,「嗰下好慌」。急救期間曾有人從醫生房大叫要召救護車,不過林沒有告訴對方自己已打通電話。何官聞言質疑「一早叫咗點會再有人叫『call白車』?」林再次指「我哋好慌張」。此外,庭上透露林未有正式護士或任何護理資格。

法醫郭嘉琪指,死者氣道發現大量染血綠色濃痰,左右胸腔均有黃色濃痰,肺部小氣道亦有大量濃痰,顯微鏡下見其胸膜壞死及多處發炎;化驗結果發現血液有肺炎鏈球菌及金黃葡萄球菌,引致肺炎及敗血症;相信死因為支氣管肺炎,伴隨胸腔積膿及敗血症。

法醫指,死者肺炎嚴重,相信至少離世前數天其肺部開始有細菌感染,及後蔓延至胸腔;而若胸腔被濃痰堵塞,患者或無法吸入氧氣,甚至會壓著肺部,加劇呼吸衰竭。法醫另指,死者血液有菌,即有最嚴重的細菌感染,可導致各氣管發生炎症,及或出現休克、血壓下降、心臟停頓等。

法庭記者:凌子淇

立即下載|全新《星島頭條》APP: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