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爆發反修例示威。資料圖片
2019年爆發反修例示威。資料圖片


多個聲稱協助海外「手足」的組織或網站發起眾籌,但有求助無門的流亡英國示威者透露, 剛抵埗時雖獲安排入住港人「家長」寓所,但所謂「接濟」其實是被利用作「吸金」的宣傳工具,其後離開對方,向英國當局申請政治庇護,獲安排入住「宿舍」,但管理人員不時突擊上門搜查,他若外出亦遭對方強行入屋翻箱倒籠,感覺「無將我當人看待」;有流亡者則稱「勇武派」疑被海外組織歧視,要求援助不果,生活極度困難。

遭接濟「家長」勞役吸金

二十一歲的Ivan早前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一九年尚是中學生,當時有參與理工大學「抗爭」,被警方圍困校園後嘗試突圍不果而被捕,隨後成功「踢保」,但因擔心再次被捕,前年十一月五日瞞着家人,持特區護照獨自前往英國,抵達後獲港人組織所謂「接濟」,包括被安排入住當地港人「家長」寓所,但卻被對方「勞役」,協助進行眾籌等工作,甚至限制其人身自由,感覺對方以支援流亡者為名謀取利益,隨後認識了一些港人,從中得悉不少資訊,於是離開「家長」,向英國當局申請政治庇護,沒料同遭不幸經歷。

Ivan透露,當完成政治庇護審核後,因極度貧窮獲發每星期八英鎊生活補貼,並被安排入住「宿舍」,但外判公司管理人員不時突擊查房,若他外出未歸,對方亦會自行開門入內搜查,事後全屋物品亂作一團,覺得沒被視為人看待,其後有一「手足」亦入住該處,但因沒法承受不人道待遇離開。申請政治庇護獲批機會不高,Ivan坦言前路茫茫,但願能夠再上學,更盼望有機會返港「食燒賣」。

流亡者「X」則稱,同樣持特區護照前往英國「旅遊」,因不能合法工作及儲蓄有限,生活甚為困難,於是向當地港人組織及「612人道支援基金」求助,但對方疑因其「勇武派」背景拒絕援助,「當時就叫人『衝』,其實無當我哋係『手足』,佢哋都係假扮『和勇不分』嘅『和理非』」,由於涉及暴動罪,他說返港或面臨十年以上監禁,因此唯有當「黑工」餬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