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家栢1998年起一直都留在香港生活與工作。
應家栢1998年起一直都留在香港生活與工作。


應家栢來自德國,不過早由1998年起,一直都留在香港生活與工作,在這接近四分一世紀歲月中,香港的跌宕起伏,他不止於見證,完全是在體會。應家栢自言早亦已視香港為第二個家,這種歸屬感來自於2003年爆發沙士後,更為深切︰「香港當初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其國際地位,還有香港人那種Can-do(做得到)的精神,事事講求效率快捷,這正合乎我的性格。但由沙士開始,我便決意以香港作為我的第二個家。我看着醫生護士走入醫院,他們都是冒着本身的生命危險,去幫助別人的生命。在這一刻,我便萌生要為這個社會貢獻的使命。」應家栢說,同樣事情發生在外國,隨時演變成罷工抗議。「沙士一役,正正體現了香港人的不屈不撓。而在我以言,賽馬便是香港人Can-do精神的標誌象徵。」應家栢身體力行,引領香港賽馬蒸蒸日上,馬會對社會事務的公益捐獻,有增無減。

香港人的Can-do精神,應家栢說在這次新冠疫情中,同樣感受得來︰「這兩年,每逢星期三、星期日跑馬,我都會收到鼓勵的信息,『撐住馬照跑』、『撐住馬照跑』,賽馬是香港人的希望、心願。」他說這一切一切,得來卻不容易︰「練馬師、騎師都要在『防疫氣泡』中,斷絕了社交接觸,包括我自己,我們全沒有了私生活。」言罷,應家栢甜着臉加了句︰「我愛我的妻子。」

應家栢目前除了是香港賽馬會的行政總裁,並身兼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主席,以及國際馬匹體育聯盟(IHSC)會長,可謂日理萬機,其忙可知,但他敬業樂業,依然樂在其中。身為兩大賽馬國際組織的領導角色,應家栢事事關心︰「IFHA方面,我的方針首重於交流,希望成員機構都以國際層面去推動賽馬,不是各有本身的地域觀念。IHSC的工作,我最關切馬匹的權益與用藥問題。前者包括馬匹服役與退役後的健康照顧與生活質素,用藥問題在美國是尤其嚴重。」

日忙夜忙,應家栢日常娛樂,可能只得每日清早起牀,外出跑步四十分鐘。馬季歇暑在即,7月16日煞科後,原來他仍然是公務纏身,只得十日假期。行程之緊密,祖家德國、法國、英國、愛爾蘭都要去勻,回港前最後一站是美國紐約。但他幽默不減,笑言︰「即使不幸這次出外染疫,我計過數,連同回港隔離,我還是趕得及香港的新馬季開鑼。」說罷,他敲了敲旁邊的小木几,Touch wood,百無禁忌。

下個馬季,馬會暫擬於9月11日開鑼。

全文刊《星島》「名人雜誌」

星島新聞集團慶回歸25周年專題網站,請即瀏覽
立即下載|全新《星島頭條》APP: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