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古董珠寶的Loretta,自己設計的珠寶亦洋溢中國風。
喜歡古董珠寶的Loretta,自己設計的珠寶亦洋溢中國風。


珠寶牽繫着世代傳承的情感,珠寶設計師及收藏家蘇嘉美承接家族的珠寶生意,珠寶蘊藏她與爸爸的故事與情意,父女有着共同興趣和話題,令關係更緊扣。撰文∣張穎芝 攝影∣譚志光

蘇嘉美(Loretta)的家族從事珠寶生意,自小受爸爸蘇崇智薰陶愛上珠寶,由爺爺到爸爸再到她,一代一代承接家族生意。「我爺爺、爸爸、伯父、阿叔都是從事翡翠生意,不過我兩個哥哥沒興趣,只得我一個做,我是第三代,都是種緣分。」Loretta憶起小時候爸爸跟她玩競猜遊戲,讓她從幾件翡翠中估哪一件是最靚。她表示70年代台灣盛行「B貨」假玉,受假玉來襲令翡翠貶值,「當時沒有機器可以驗證,只靠經驗辨別真假。Daddy教我們分辨,他說每份翡翠都有個『靈』,叫我將翡翠放在手心內,感受下冰凍感覺,入了膠的(假貨)是有不同感覺。後來有機器認證,就知道真貨A貨或B貨,現時石礦愈來愈少,翡翠也變為收藏珍品。」

家傳瑰寶絕不賣

年屆87的蘇爸爸是個翡翠專家,經驗老到,Loretta指爸爸單看石皮已知出自哪個石礦,早年未有鑑證公司,拍賣行請爸爸來辨別貨品質素。她表示爸爸15歲在廣州獲爺爺打本從事翡翠買賣,由於當時爸爸初入行經驗尚淺,初到北京買貨被騙,打滾多年後結識一班行家,巧遇一批好貨,生意愈做愈好,在香港廣東道多家玉器店鋪都是其家族成員經營。Loretta讚爸爸是個很勤力的人,工作至近年疫情才退休。

珠寶背後蘊藏着幾代的情意,Loretta與父母有着共同喜好,彼此有更多話題,令她與爸爸的關係更緊扣。「我與爸爸感情最好,爸爸送給我的一條圓珠玉頸鏈手工精湛,而且有感情在,很有紀念價值。」除此,爸爸留傳的清朝「雙歡」翡翠吊墜,是來自國民黨西北軍高級將領馬鴻逵,極之珍罕,價值不菲,拍賣行曾情商她,但這件珍貴的「傳家之寶」她絕不會賣。還有,爸爸早年在外國購買的一隻玉鐲,同樣是珍而重之的瑰寶。

子女傳承興趣

瑰麗璀璨的珠寶令女士們為之着迷,Loretta自言所有珠寶也喜歡,翡翠、鑽石、寶石、珍珠、沉香、古董珠寶、古董表等無一不歡,珍藏品多不勝數,爸爸也笑她百足咁多爪。Loretta展示購於外地的12卡頂級Kashmir藍寶石戒指,極為珍罕。古董珠寶亦是Loretta的心頭好,「喜歡古董珠寶因為它是獨一無二,全都是人手打造,每件都是藝術品,都有它的靈魂,現時難以有這樣的手工。我相信緣分,碰見每件珠寶都是緣分。」Loretta亦發揮其設計創意,延續古董珠寶的穿搭,她稱在日本被一頂古董皇冠所吸引,但皇冠有點破損,她購下來再拆件,改造成耳環、頸鏈和心口針。

子女Linus和Christie的興趣不多不少也受她薰陶,最令她驚喜的是阿仔Linus竟對珠寶感興趣,而非女兒Christie。珍罕珠寶世代相傳,Loretta會將瑰寶傳給下一代,不過向來不貪靚的女兒卻說不要,兒子即笑着說要,Loretta表示最意想不到是Linus在疫情間報讀珠寶鑑定課程。至於Christie則像她一樣喜歡古董,「她原本想做律師,在律師行當實習生後卻發現不適合,之後機緣巧合在某拍賣行工作,令她漸漸愛上古董,和我一樣興趣很相似,我們每次旅行必去參觀博物館,阿女喜歡欣賞畫作,她現時在顧問公司工作為顧客搜羅藝術品,她對藝術很有興趣,我同阿女很多話題。」

走上設計之路

Loretta的審美眼光與及對珠寶設計的觸覺絕對是經驗積累所得,從收藏到設計自家首飾,將自己喜歡的元素放入設計當中,作品深受顧客歡迎。Loretta鍾情蝴蝶,其設計常有蝴蝶的蹤影,她表示喜歡蝴蝶因牠有吉祥的意思,加上七彩繽紛的圖案,很有美感。燃起對設計的興趣,要回想到2009年移居上海之時,「仔女赴英國讀書,09年我搬往上海居住,機緣巧合認識鑲工師傅,談到我喜歡的古董珠寶,他說可加配不同珠寶,我Daddy有很多翡翠散件、蛋玉,就是這樣引導我開始設計。」

Loretta喜愛中國傳統文化,其設計洋溢中國風,如畫般具詩意,並採用「金繼」傳統工藝,選用沉香、翡翠、珍珠、珊瑚、讚石、寶石和金於設計當中。Loretta曾親自為母親和女兒設計首飾,送贈翡翠配藍寶的襟針給媽咪,至於愛簡約的女兒,她設計了款式簡單的七色玉鐲。

全文刊《星島》「名人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