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爆發反修例風波後,同年年底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反對派以六成選票,奪取八成六議席。
二○一九年爆發反修例風波後,同年年底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反對派以六成選票,奪取八成六議席。


行政長官李家超將於十月十九日發表首份《施政報告》,李家超前日率先透露,他在過去一星期,主持了三場網上諮詢會,就房屋、創新科技和醫療議題,向不同專家和持份者廣納意見,這些建議對他訂立施政方針有莫大裨益。這三項議題,預料將成為李家超首份《施政報告》的重點。除了這些民生經濟問題外,政治議題雖非李家超的施政重點,但亦不得不處理。其中之一,就是區議會選舉的未來路向。

二○一九年爆發反修例風波後,同年年底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反對派以六成選票,奪取八成六議席。這個選舉結果震驚特區政府和中央高層,某程度上亦促成往後中央出手制訂「愛國者治港」的「完善選舉制度」。「完善選舉制度」處理的是政權性質的特首和立法會選舉,對於區議會選舉,則未有着墨。現屆區議會任期明年十一月屆滿,究竟新區議會如何組成?職能如何?未來一年需要就此進行立法以及選區劃界,相信《施政報告》最少要提出一個大致方向。

負責檢討地區行政事宜和區議會職能的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早前就表示,過往幾年區議會偏離了原本作為「諮詢架構」的角色,甚至出現干擾政權情況。她說區議會的改革方向是要符合《基本法》列明「非政權性區域組織」的定位,以及要有廣泛代表性。所謂「干擾政權」,指的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提出的「風雲計畫」,他提出要在一九年區議會選舉中,奪取過半議席,以取得由區議會產生的一百一十七個選委會議席,以增加民主派在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的影響力。不過這個區議會與選委會的聯繫,已在「完善選舉制度」中被切斷,區議會亦已回復「非政權性區域組織」性質。

儘管如此,經歷過二○一九年的「現代兵變」,區議會尤其是民選議員的存廢問題,依然成為議題。現時區議會有四百五十二個民選議席,究竟日後區議會是否仍保留如此多議席?是否要重新引入委任議席?是否保留民選議席?委任議席與民選議題比例佔多少?民選議席的產生方法為何?這些都是今次檢討的重要議題。

據悉,建制派政黨大都建議要保留民選議席,認為無論從培養政治人才、反映民情民意方面,民選議席仍然有重要功能。至於民選議席的比例,建制陣營中流傳有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兩個版本;但無論所佔比例多少,現時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方法,都極有可能改變,預料會仿效立法會選舉,採用雙議席單票制。有建制中人指出,一九年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得票四成,但只取得一成多的議席,選舉結果嚴重扭曲民意,採取雙議席單票制,可以糾正單議席單票制的不足。但建制中人強調,區議會選舉最終如何拍板,仍要視乎中央的取態。

原文刊於《星島》專欄「大棋盤」  筆者:杜良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