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區街頭都有棄置車輛。
多區街頭都有棄置車輛。


棄車隨處可見,新上任的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上月初「暗訪」土瓜灣後巷,發現有關亂象,明言決心解決問題,運輸署隨即稱擬立例監管,意外提升「劏車場」業務,但「棄置黑點」仍數之不盡;汽車業界怨聲載道,認為政府無提供場地給市民處理棄車,加上條例牽連甚廣,對於疫下受苦的運輸業,以及一眾車輛收藏家更是「無理」。即使署方及後「補鑊」,稱部分情況可獲豁免,仍難以平息眾人怒火,狠批當局「離地」,做事欠周詳考慮。

記者 仇凱瑭

運輸署擬定的新規例下,車主若兩年內無續牌、取消登記或取得豁免,即屬違法。消息一出,車主們「聞風喪膽」,更令回收電單車公司的生意回升。「369電單車拖運服務公司」負責人阿熊表示,以往一個月只處理4、5輛電單車,惟近月回收架次飆升至平均一星期10輛,「署方頻密張貼警告,車主會驚!」

雖然政府連日執法,阿熊出巡拖車仍然發現數之不盡的棄置黑點,更不時向記者報料,「牛池灣永定道近威豪花園、豉油街近甘霖街的電單車位、牛頭角定富街一帶後巷……觀塘道外面都有兩架瞓低咗,貼晒紙都無人清理!」其中,黃大仙翠鳳街後巷有逾十輛電單車閒置已久,大多被除去車牌,塵土蓋滿。

各區車輛亂棄情況按組圖瀏覽:

政府為期三個月的「打擊衞生黑點計畫」於8月中正式展開,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落區視察衞生黑點。卓永興FB圖片
政府為期三個月的「打擊衞生黑點計畫」於8月中正式展開,政務司副司長卓永興落區視察衞生黑點。卓永興FB圖片
卓永興落區視察衞生黑點。卓永興FB圖片
卓永興落區視察衞生黑點。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擬修例的消息傳出後,街上仍布滿棄車,圖為牛頭角定富街及觀塘道一帶的棄置電單車。 阿熊提供
政府擬修例的消息傳出後,街上仍布滿棄車,圖為牛頭角定富街及觀塘道一帶的棄置電單車。 阿熊提供
黃大仙翠鳳街後巷有逾十架電單車閒置已久,大多被除去車牌,塵土蓋滿。 阿熊提供
黃大仙翠鳳街後巷有逾十架電單車閒置已久,大多被除去車牌,塵土蓋滿。 阿熊提供
大量機場巴士於機場閒置,部分巴士的行車證到期未續。 陳嘉朗提供
大量機場巴士於機場閒置,部分巴士的行車證到期未續。 陳嘉朗提供

「鄉村擴展區」淪棄車黑點

事實上,現時錦田、元朗一帶有大量「劏車場」,惟不少「鐵騎」反映,曾遭車房拒絕「劏車」,因電單車零件的二手市場利潤微薄,而且回收工序繁複,須妥善分開塑膠、鋁和鐵,加上人工成本等,一般回收場都不願處理。阿熊笑言,曾聽過行家收車後「嫌麻煩」,打算「推埋山邊」了事。

民間組織本土研究社日前亦發現,元朗蝦尾新村的「鄉村擴展區」淪為棄車黑點。成員Caesar表示,對比往年Google地圖街景,不難發現該地自09年起,已泊滿廢棄車輛,卻沒有納入元朗區的「跨部門聯合清理行動地點」。研究社認為,政府不乏線索追查車主,卻以「難以追查佔用人身分」為由,放棄跟進,實在難以服眾。

據了解,政府曾於火炭、大角嘴等地設立棄置車輛收集中心,為欲棄置廢車的車主提供服務,但宣布淘汰歐盟柴油商業車輛、容許車房登記成為合資格拆車商後,便關閉中心。香港運輸物流學會交通政策委員會委員陳嘉朗形容,「現時情況等同市民要自己處理廢物,但根本沒有垃圾桶!」

柴油車不受惠「一換一計畫」

香港汽車會會長李耀培也說,「劏車房」不如舊日風光,即使仍有運作,大多已經飽和,無法再容納更多廢車,加上現時「一換一計畫」只限換電動車的車主才可退稅,其他車主根本沒有誘因「劏車」。

根據申訴專員公署報告,以及本報向各政府部門查詢的資料,全港已登記車輛在11年至20年期間,由70萬輛增長至92萬輛,當中共有逾10萬輛電單車及私家車,因沒有有效行車證,而不能在道路上行駛或使用。而在16年至21年期間,運輸署每年平均引用《登記及領牌規例》,取消逾1400輛電單車的車輛登記,但目前香港沒有規定車主必須為已登記的車輛領取牌照。

各區車輛亂棄情況按組圖瀏覽: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及大角咀福利街近樂群街後巷的20多架棄置電單車。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及大角咀福利街近樂群街後巷的20多架棄置電單車。卓永興FB圖片
街道恢復暢通。卓永興FB圖片
街道恢復暢通。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卓永興FB圖片
政府清理土瓜灣美光街後巷約30架的棄置車輛。卓永興FB圖片

疫下生意淡 「搵食車」無續牌

而今年上半年,地政總署接獲逾350宗棄置車輛投訴,警方在今年截至上月為止,更接獲780宗相關投訴。

李耀培批評,過去20年,政府跨部門處理廢棄車輛未見成效,直言「源頭是政府」,車主「無王管」,致棄車蹤影處處。他認為,政府若立法應多作考量,舉例有車主因為疫情,三年未有回港,自然無法進行續牌。此外,據悉不少新車賣出前都不會為車輛申領牌照。

疫情下無數專營巴士、的士和小巴,亦「流浪街頭」,陳嘉朗透露相關車輛因生意淡薄而閒置,不續牌乃人之常情,舉例港珠澳口岸和機場停車場,停泊多輛行車證過期的機場巴士等,「政府不應殺錯良民!」

倡增首次登記或回收稅

右軚汽車商會會長羅少傑坦言,雖然運輸署曾承諾,若然車主作出「合理解釋」,可獲豁免,但他不諱言,立例只會懲罰守法者,同時加重各部門行政負擔,「運輸署將會收到成千上萬的豁免申請書,為何要為50輛棄置車,搞500個,甚至5000個市民?」李耀培籲港府多留意實際情況,從長計議,又認為政府有必要周全考慮整個「劏車」流程,籲環境保護署關注後續發展,重開棄置車輛收集中心。

外界指,只要將汽車的底盤號碼及引擎號碼磨去,相關部門便無法查出車輛的持有人。溫先生認為,立法或會變相推動有關行為,「荒山野嶺沒有閉路電視,有心棄置根本無法辨認。」他建議,可增加電單車首次登記稅或回收稅,「現時九成棄置車輛都是電單車,倒不如考慮跟棄置電器一樣『用者自付』,不是更有效嗎?」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