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傳人景叔直言最希望原址保留。
第三代傳人景叔直言最希望原址保留。


歷經三代的手製蔴雀(麻將牌)老鋪「標記蔴雀」,其屹立佐敦樓梯底半世紀門市,宣布因收到屋宇署清拆令,即將不敵時代巨輪結業。店鋪第三代負責人「景叔」張順景今日(6日)接受記者訪問時,憶述半世紀前跟隨父親腳步投身這一行的經歷,感嘆現時已經後繼無人,直言自己現時尚未打算言退,希望能繼續做下去,希望政府酌情處理,「最緊要係原址保留」。

景叔表示,早前接到業主通知,稱屋宇署指店鋪違反《建築物條例》需要遷離。景叔稱理解政府做法,「都係為我哋市民安全著想」。不過他認為人手雕刻麻將牌有紀念價值,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希望政府攞到個平衡點,等我哋有條件原址保留,等我有得做」,坦言如果最終無辦法繼續保留的話,「呢度無得做即係無啦」。

點擊瀏覽圖輯:

「標記蔴雀」即將不敵時代巨輪結業。
「標記蔴雀」即將不敵時代巨輪結業。
店鋪第三代負責人「景叔」張順景。
店鋪第三代負責人「景叔」張順景。
景叔稱理解政府做法,但希望能酌情原址保留。
景叔稱理解政府做法,但希望能酌情原址保留。
景叔已投身行業超過50年。
景叔已投身行業超過50年。
景叔受訪時中氣十足,重申希望可以繼續做落去。
景叔受訪時中氣十足,重申希望可以繼續做落去。

景叔憶述,自己是跟隨父親腳步從事手製麻將牌這一行業,幼時已經常在鋪頭玩耍,父親見他游手好閒便說:「啊你咁得閒,不如學吓師啦!做吓嘢啦!」因此便投身這一行,豈料一做便是做了超過50年。走過半世紀,被問及有無打算退休時,中氣十足的景叔重申希望可以繼續做落去,「有得做唔好退休,退休好悶,無咗寄託,個人都頹廢咗」。

景叔又感嘆,現在香港仍有數名人手雕刻麻將牌的師傅,但已經「一隻手數得曬」。雖然現時坊間仍有工作坊讓年輕人參加,但已沒有年輕人入行,「(呢行)揾唔到食,因為無人買,呢一行要學幾年,學咗幾年之後仲要雕得好至得呀嘛,你無浸返咁上下(時間)係唔得」。

點擊瀏覽圖輯:
陪伴景叔工作多年的雕刻刀具。
陪伴景叔工作多年的雕刻刀具。
店內展示了景叔多年來的作品,包括天九牌。
店內展示了景叔多年來的作品,包括天九牌。
店內展示了景叔多年來的作品,包括麻將骰子。
店內展示了景叔多年來的作品,包括麻將骰子。
店內展示了景叔多年來的作品,包括麻將骰子。
店內展示了景叔多年來的作品,包括麻將骰子。
景叔近年還接受人們前來特製麻將牌。
景叔近年還接受人們前來特製麻將牌。

景叔直指,即使有人現在希望投身這一行,他自己也不會建議,因為「學識咗,再過幾年個環境唔知點樣」。他舉例,近年雖然仍有許多人打麻將牌,但不少都是在手機上玩,「(年輕人)唔鍾意坐幾個鐘頭玩,打手機的話玩吓又得,停咗又得」。

景叔最後認為,如果這一代手雕麻將牌師傅全部退休,這一行便後繼無人了,再次重申希望能繼續在現址做下去。他強調如果屋宇署如果有改建工程,讓他能延續經營,他絕對會配合,直言「最緊要係原址保留」。 

點擊瀏覽圖輯:
景叔坦言近年不少都是在手機上玩麻將牌,實體麻將牌需求變少。
景叔坦言近年不少都是在手機上玩麻將牌,實體麻將牌需求變少。
景叔近年還接受人們前來特製麻將牌。
景叔近年還接受人們前來特製麻將牌。
景叔感嘆這一代手雕麻將牌師傅全部退休的話,便後繼無人了。
景叔感嘆這一代手雕麻將牌師傅全部退休的話,便後繼無人了。
景叔強調屋宇署如果有改建工程,讓他能延續經營,他絕對會配合。
景叔強調屋宇署如果有改建工程,讓他能延續經營,他絕對會配合。
景叔直言「最緊要係原址保留」。
景叔直言「最緊要係原址保留」。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