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物流平台Zeek辦公室大門鎖上。
智能物流平台Zeek辦公室大門鎖上。


智能物流平台被指拖欠外送員工資,事件愈鬧愈大。Zeek最新向外送員發公告,承認資金流緊張,正積極尋求新資金注入,而其位於荔枝角的辦公室,懷疑已停運。協助外送員的工會指,已接獲過百人求助,保守估計公司拖欠款項過千萬元,勞工處將於月中召開調解會,據了解,公司代表仍未回覆是否出席。除了外送員,該公司辦公室職員於上月底亦接獲通知,本月起不用上班,有員工透露勞工處檢控科督察昨天已為他們錄取口供。Zeek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指,為配合公司進行業務重組,各部門的人手正進行調配,應付未來業務發展,公司沒有停運,一切運作正常。

工會接150外送員求助

服務業總工會轄下的自由工作者分會於上月底起陸續接獲外送員求助,由最初10多人至目前超過150人,分會主席王師樂驚歎:「以為普通欠薪,點知愈揭愈多,都唔知家公司係咪一早知冇錢。」據她掌握的資料,絕大部分外送員只收到8月底至9月的薪金,辦公室員工則由10月起無糧出,早前事件曝光後,她曾接到自稱是Zeek委託的公關公司聯絡,但只向她更新公司給外送員的公告,「叫佢搵日準備好支票出糧又唔覆,有錢請公關點解唔用啲錢嚟出糧?」

司機拮据逼借錢度日

外送員在前日收到以Zeek行政總裁名義發出的公告,指公司受市場環境影響,近月資金流緊張,原定當日發放的服務費,只能完成部分,對此深感抱歉,公司正積極與股東及投資者溝通,尋求解決資金問題,並稱已收到各方的請求,會逐步發放服務費。據Zeek辦公室職員提供的照片顯示,公司位於荔枝角的辦公室的大門已被鎖上,相信公司已停運。

在Zeek任職電單車外送員兩年的陳師兄,被拖欠近5萬元服務費,「全行都知Zeek拖糧,冇錢唔好過嚟做,只係貪佢包鐘夠穩定」,他認為公司無心做生意,試過一日無生意,就要求他翌日停工,「兩個月嚟又不斷畀假希望我,以為有糧出,咁無誠意唔好做生意。」同樣任職兩年的貨車司機Bill更被拖欠12萬元,每月入油、交租等支出很大,獨力照顧女兒的他,近月向銀行及親友借了10萬元度日,對未來感無助。貨車司機小美更有大量雜費未收回,多次致電公司追糧均未獲回應,批評公司高層是「懦夫」。他們要求公司盡快正面回應,並發放拖欠的費用。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