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約公屋設計圖。
簡約公屋設計圖。


特首李家超十月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興建簡約公屋,以紓緩基層巿民的居住困苦。這個計畫迎來一片掌聲,輿論普遍大讚新政府有創新思維,積極面對民間疾苦。豈料房屋局上周提出簡約公屋的具體計畫,輿論隨即逆轉,政府向立法會申請逾三百億撥款,興建三萬個簡約公屋,被批評造價過高,欠缺成本效益。

房屋局局長何永賢日前出席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會議,議員幾乎一面倒批評計畫。有議員羅列數據,指每月一萬五千元的簡約公屋單位成本,足可以讓受助者租用酒店房間;有議員質疑地點偏遠,基層巿民難以入住;亦有議員批評欠缺計畫細節,斥責政府不尊重議會。多名議員更直言以現時的計畫,難以支持撥款,一時間整個計畫有點兒「風聲鶴唳」。

面對各方批評,特首李家超昨天來個「絕地反擊」,指那些質疑成本效益的人,提出「冷冰冰的數字,沒有計算每天在廁所門口吃飯,廚房和廁所差不多在同一個地方,每日和木蝨、蟑螂一起住,小朋友未坐過沙發椅,做功課沒有桌子的艱苦。」官府中人指,簡約公屋是李家超首份《施政報告》的「叫胡之作」,面對突如其來的批評,房屋局卻只在技術層面與反對者周旋,特首因此決定跳高一個層次,直指簡約公屋的政策目標,以感性道德高地爭取支持。

張達棠指成本可接受


李家超強力捍衞簡約公屋的態度,顯示政府不會在撥款問題上作重大讓步,例如分拆撥款,但會盡力在成本計算上作出微調,預料最終亦會爭取到議會的支持。曾經協助興建三個過渡性房屋計畫的前房委會委員、資深工料測量師張達棠就認為,政府現時提出的簡約公屋成本可以接受。

對於外界將簡約公屋成本與傳統公屋作比較,張達棠認為有點「蘋果與橙」的味道。他指現時負責簡約公屋項目的,主要是建築署官員,他們將項目外判,採用的是「設計建造」合約,成本包括設計及建造費用,而設計成本一般佔百分之五至十;至於傳統公屋,則由房署自行策劃設計,只計算建造成本,不包括設計費用。再者,何永賢在立法會上提出的傳統公屋成本,是房屋署過去一至兩年興建公屋的平均成本,但不同的公屋項目成本差異很大,大型公屋成本可能只有六十萬,但若是小型插針公屋,成本卻可能高達一百萬。現時四個簡約公屋項目中,屯門兩個項目都屬小型項目,若以同是小型項目的傳統公屋成本比較,會較為合理。

張達棠以自己協助興建的過渡性房屋為例,指雖是三、四層的臨時性房屋,但亦要符合消防等政府各種要求,單是機電設施成本就佔三、四成,地基建設佔一成,房屋本身只佔一半成本,總體單位成本四、五十萬「走唔甩」。而屯門兩個項目因為十多層高,成本就更高。他認為現在房屋局提出的成本估算,並不過分,可以接受。

杜良謀 大棋盤  全文刊《星島》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