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注組織指,不少學校猶如無舵之舟,既缺乏性教育方向,也沒有完善的課程規劃。
有關注組織指,不少學校猶如無舵之舟,既缺乏性教育方向,也沒有完善的課程規劃。


全面及適當的性教育對青少年的身心發展至關重要,然而早前平等機會委員會研究發現,由校本主導的性教育普遍不足,接近一半受訪中學表示,一個學年只能編配五小時或以下的性教育課時。有定期到校提供性教育支援服務的機構指,不少學校猶如無舵之舟,既缺乏性教育方向,也沒有完善的課程規劃,導致學生的學習體驗欠連貫性;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良好的性教育不一定要獨立成科,而是希望教育局牽頭,重新制定課程框架。有前線教師則建議,舉行全港性的性教育交流會,向做得好的學校「借鏡」,建立良好的性教育生態。

香港推行性教育可追溯至一九七一年,政府向全港學校發出備忘錄,在標準科目中加入性教育課題,並就可教授的內容提供建議清單,及後亦發出多份指引推展校園性教育;惟現時相關的《學校性教育指引》已經從教育局網站下架,局方亦先後發表《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及《價值觀教育課程架構》(試行版),把性教育課程分散在不同科目之中。

相關情況請點擊組圖瀏覽:

現時既有教材被批評保守。
現時既有教材被批評保守。
平等機會委員會研究發現,香港性教育課時普遍不足。
平等機會委員會研究發現,香港性教育課時普遍不足。
有前線教師建議當局多辦性教師交流會。
有前線教師建議當局多辦性教師交流會。
有前線教師建議,教育局多舉辦跨校或全港性教師交流會。
有前線教師建議,教育局多舉辦跨校或全港性教師交流會。
有關注組織指,不少學校猶如無舵之舟,既缺乏性教育方向,也沒有完善的課程規劃。
有關注組織指,不少學校猶如無舵之舟,既缺乏性教育方向,也沒有完善的課程規劃。

教局架構欠清晰教學目標

香港性文化學會事工總監鄭安然指,在青春期向學生作出性教育不可或缺,「『性』不止是性行為,而是整個人的本性、性情,以及將來建立家庭的觀念和自我形象等等;特別在青春期如何看待身體改變,是否接納變聲、月經,年輕人在青春期都十分需要指導。」MWYO青年辦公室研究員陳宇謙亦舉例指,葡萄牙有研究發現,接受過性教育的青年較大機會在第一次發生性行為時會使用安全套或避孕藥,亦自認為有較足夠的知識和溝通能力拒絕進行不安全性行為的要求,可見性教育的重要性。

可是,早前平等機會委員會發表《本港中學實施全面性教育研究報告》,問及逾二百所中學有關性教育安排,當中八成指課程太緊湊,沒有時間推行性教育。陳宇謙認為,教育局提供的兩份架構欠缺清晰的教學目標,沒有列明各個學習階段涵蓋的性教育課題,也沒有指導如何在各科目內滲透性知識,「老師自己選擇教材,各個年級的課題也是隨機,欠缺連貫性。」

鄭安然補充,近十年智能電話普及,或多或少改變了性教育的生態,「雖然年輕一代思想更開放,接納別人有婚前性行為的比率提升,但有性經驗和交往的中學生人數都減少了。」陳宇謙續指,其機構曾向十二所中學的學生派發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一成半高中生接受裸聊,也有四分一高中男生覺得,即使對方不願意也要強逼滿足其性需要,反映性教育課程要定期修訂,與時並進。

智能電話普及 改變性教育生態

提供全面性教育的機構糖不甩,其總監蔡薳縈也說,以往普遍認為網上交友是成年人的陷阱,但現時已逐步滲入校園。她不諱言,香港性教育只強調學生提防受騙,卻沒有讓同學了解事情本質;相反外國教材會了解學生的認知,例如對網上交友平台的印象和了解,再從中教授學生處理問題的方法,「年輕人不太接受說教,學校常要學生批判性思考,便應該培養學生應對不同情況的能力。」

應讓學生思考何時可說「好」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陳潔華博士認同,教學方法不能只局限於講座分享,也要審慎思考討論的議題,「有些學校只教學生說『不』,播放性器官潰爛、性病和墮胎等畫面嚇阻學生,其實反過來也應該讓學生思考,何時可以說『好』。」她指,學生不接受保守的教學方式,自行上網查找相關資訊,一旦吸收錯誤性知識,只會本末倒置。陳宇謙補充指,不少學校每年均使用內容相若的簡報,只針對生理知識,忽略了其他性教育課題,「內容並非不實用,但學生覺得沉悶。」

與此同時,平機會研究指出,大多學校不觸及性別平等、影像性暴力和性方面的知情同意等課題,更有學校避嫌討論同性戀議題,不容許向學生講解尊重不同性取向。有教師更指,學校管理層不認同向學生講解安全性行為與避孕方法。陳宇謙不諱言,「有時同學比大人走得更前。」他解釋,有同學希望了解何謂性小眾,「社會有現象,同學已準備接收訊息,但家長和老師反而對題目感到尷尬。」

倡多辦跨校或全港教師交流會

蔡薳縈亦舉例,舉辦工作坊前曾與學校談論,希望向學生介紹安全套以外的避孕方法,卻有老師反問「為何要教學生連大人都不清楚的知識」,「感覺有些老師的謬誤比學生還要多,所以我們才傾向全面的性教育,教育學生之餘,向教師、社工和家長灌輸正確知識。」她相信,大家都想教育好下一代,「我們兒時沒有恰當的性教育課程,不代表時下年輕人要重蹈覆轍,希望能感染老師踏出多一步。」

香港教育工作者工會主席黃建豪指,現時校本主導沒有規定課時,取捨過後必定有學校把與公開試無關的性教育課堂刪減。對於有機構認為老師和家長對性教育更為「脫節」,黃建豪認為不能一概而論,因學校普遍設有輔導組和德育及公民教育組,相信該些組別的教師會更熟知校內同學的情況。他指,全校師生也有責任學習性知識,建議教育局多舉辦跨校或全港性教師交流會,邀請實踐進度理想的學校分享,以建立良好的性教育生態。

性教育欠課程預算 學界盼政府助推廣

現時性教育沒有獨立成科,有專家指出,不少學校在資源分配上嚴重不均,忽略了性教育的課程預算,希望政府能協助推廣。

糖不甩總監蔡薳縈指,現時不少學校沒有推行性教育的教學預算,望政府能多加推動。她舉例,曾聽聞有些學校每年只預留約五百元處理全校逾千名學生的性教育,「性教育跟生涯規劃、STEM教育等一樣,相信政府若要求學校投放更多資源,校方馬上會有正面回應。」MWYO青年辦公室研究員陳宇謙分享,曾收到學校邀請到校舉辦工作坊,校方卻查詢能否「免費」,「老師指學校完全沒有性教育經費。」他建議,政府可考慮善用「優質教育基金」,向學校提供性教育的資助。

記者:仇凱瑭
 

《星島頭條》APP經已推出最新版本,請立即更新,瀏覽更精彩內容:https://bit.ly/3yLrg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