晞文努力搖帆,最後以第八名完賽。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晞文努力搖帆,最後以第八名完賽。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二○一二年倫敦奧運前夕受傷、二○一六年失落里約熱內奧運,疫情之下反覆煎熬,等足九年來到東京奧運,陳晞文放下包袱發揮水準殺入獎牌賽,來到最後以總排名第八位完成賽事,表現較一二倫敦奧運第十二位已有進步。陳晞文賽後接受訪問,強調去到最後一刻仍然享受滑浪風帆賽事。

江之島上的滑浪風帆獎牌賽,陳晞文以第七位衝線,賽後戴著Cap帽接受訪問,詳談作賽感受。晞文說道:「好開心打入獎牌賽,第一個圈表現『麻麻哋』,但跟到上前,少了平常錯誤。第二個圈差少少,可以再做好一點,總括來說好開心。今場好大機會係我最後一場比賽,我仍然好享受做滑浪風帆運動員。」



三年後的巴黎奧運將會轉用IQ Foil板,陳晞文說對於所有運動員來說有感觸,始終每次轉板都要時間適應。抱住最後一次衝奧運機會出擊,最後排名第八,比起一二倫敦奧運有進步,陳晞文感觸良多:「最後幾日發揮好,特別開心,教練都畀一百分我,已經無遺憾了。早前聽到劍擊張小倫在訪問提到,自己年資大,望住一個個隊友咁走,特別有感受。自己玩風帆都廿一年,感謝多年來的教練栽培。由九歲到三十歲,隊友一個一個離開有新發展,但最近不少昔日隊友都畀好多祝福我,九年後再來奧運真是不容易。」

一二年倫敦奧運前夕,陳晞文賽前集訓被帆船撞至墮海,斷了五條肋骨及切除脾臟,在生死邊緣活過來,之後仍然選擇滑浪風帆為生命重心。經過一六年里約熱內盧奧運失落參賽資格,到這五年間不斷努力,完賽之後陳晞文笑得從容,逐一感謝身邊人:「多謝嗲哋媽咪,他們只是想我正常安穩找份工作不學壞,即使不想,都畀自由我做全職運動員。倫敦奧運個次受傷之後,其實他們好擔心,但仍然支持我。還有未婚夫陳家威,這幾年認識但他沒有縱壞我,會畀中肯說話我聽。教練鬧我,他不會企我那一邊,反而同我講,要做什麼事情才可以達成去奧運的夢想。」陳晞文踏入十月,便會和這位未婚夫成親,人生踏入新一章。

除了父母和未婚夫,晞文亦感謝兒時教練Ben Sir、Ken Sir,還有前風帆隊總教練艾培理,將他交給陳敬然繼續訓練。晞文說多謝阿英這幾年的指導,令他又愛又恨:「好多時候好憎佢,里約奧運的時候,覺得佢好似毀滅我夢想
。但之後一步一步學習,發現最需要學習的人係我自己。好感激阿英幫忙,是他陪我完成東京奧運旅程。還有隊友Charlie(魏瑋恩)、大頭妹馬君正、還有盧善琳,因為有你贏過我,我才可以來到這一步。還有,一定要多謝香港人支持。」

最後一次參加奧運會,教練一度擔心她會否背負很大壓力,晞文表示在比賽開始三、四日後放下包袱集中精神,去到獎牌賽前最後一場有第三,算是她最滿意的一場比賽。「風帆、大海、比賽,自己真的好享受這份感覺。阿英(陳敬然)經常提醒要我找回初心,現在終於做到了。這麼多年運動員,去到最後一刻我仍然好鍾意這個項目,好享受比賽,感覺真的好開心!」

完成奧運之後,陳晞文打算重返香港大學完成學業,亦想將自己的奮鬥精神傳給師弟師妹:「無論未來做什麼工作也好,希望隊友、師弟師妹都可以見到我堅持的精神,心態上好好享受風帆這個項目,不要被比賽蒙蔽一切,還有這麼多香港人在支持我們。」

陳晞文說,自己仍然希望未來在滑浪風帆界別貢獻自己,同時十月份返回校園讀書,人生揭開新一頁。對於十月成婚一事,晞文十分放心:「我從不擔心婚期,有一個咁錫我的人在,他一定會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