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擊隊在奧運男花團體賽得第七位。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劍擊隊在奧運男花團體賽得第七位。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東京奧運男子花劍團體賽在周日完成,港隊最終擊敗埃及拿到第七名,一眾劍手賽後分享心聲,大師兄張小倫盼望師弟未來繼續努力,在世界劍壇發光發亮。

男花團體賽後,張小倫、張家朗、蔡俊彥、吳諾弘及教練基連一字排開接受訪問,張小倫說大隊已經盡了全力出擊:「男花隊來到奧運已經是歷史突破,其他人仍然後生,他們可以放眼世界,準備新的一季。今次好開心見證家朗歷史性拿到金牌,相信香港隊未來的路會愈來愈好。」



小倫在今次奧運努力作戰,他說要感謝一班隊友及從前戰友,經歷了很多事情,很難得香港有一條如此有熱誠的團隊:「如果下屆巴黎奧運需要我做練習對,我保持到仍然會盡量幫忙。今次有很多人支持自己,這十幾年來有三分之二時間不在香港,今次奧運會實在收到很多訊息是支持我。」

「十年前花劍隊成績打得唔好,被人踢出體院精英項目,每次訓練要去不同對地方,只得兩條劍道可以打。來到今日,劍擊館的人迫到爆晒,希望今次奧運好消息令劍擊可以發展得好。有不同劍會培養小朋友,之後再多一個劍擊館地方及資源增加,可能後面上來的人才更好。」小倫說,希望未來十多二十年
令劍擊有更多人認識,令全世界都知道香港劍擊,並非出來打比賽第一輪便被淘汰,今次奧運已經證明男花隊有世界前八實力,要多謝全港支持者。

師弟張家朗說,今屆賽事拿到金牌,但很可惜團體賽首仗不敵俄羅斯:「唯有去想下屆巴黎奧運,然後再努力過。今次奧運最滿意是不再容易發脾氣,相對上冷靜發揮。個人賽已經過去,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不想令自己有更大包袱,其實世界真的很大。奧運劍擊都有人拿過連續三屆冠軍,自己都想向新目標進發,不可以只滿足於一屆成績。」

今次扮演奇兵、曾是童星的吳諾弘說,昨晚賽前緊張得睡不著:「好興奮,昨晚好緊張,咁大個仔瞓唔到覺,最後無瞓便上場比賽,實際比賽時反而無想像般緊張。可能團體賽好一點,有師兄撐住放心去打,即使失分都有師兄去追。」吳諾弘比賽中一度抽筋,賽後站立受訪時隻腳站立有點痛,是拉傷大腿內側。他說今次要多謝香港人多日來的支持:「怯場一定有,但來到奧運是每個人的夢想。今次是有點幸運,心態上感到有人支持我,自己IG追隨者數目也由四百多人上升到一萬多人,多謝大家。」

蔡俊彥說,要和香港人說聲對不起,認為自己表現不夠好:「好老土要講對唔住,覺得自己對俄羅斯失準,衝擊唔到獎牌,我要負最大責任,家朗、小倫做足本份,自己未能延續,反而Lawrence有超水準,自己未能延續水準。現在的確難過,但香港隊仍有很多新人,很有希望,今次當作教訓,吸收經過之後在未來做得更好,希望三年後巴黎奧運可以復仇,稍後也會回看比賽片段審視不足。」

張家朗及男花團隊表現出色,教練基連功不可沒,他說一開始已經講明香港隊是要來爭取獎牌,不是志在參與:「俄羅斯隊真的很強,但香港隊休息過後一定會捲土重來。除了吳諾弘今日打得好,其實大家都很出色,還有楊子加都是爭取奧運團體賽資格的一員。有時候你很強,有時候你不是那麼強,這就是運動比賽的一部份。不過去到最後,最重要還是努力練習。」

香港劍擊隊完成今屆奧運賽事,男花及女重在團體賽都是世界第七,還有張家朗勇奪奧運男花個人金牌,整隊成績令人喜出望外。男花隊三子張小倫、張家朗、蔡俊彥周一返回深圳隔離再準備北上訓練迎接九月全運會,女重隊現時已經身在廣州訓練,同樣是為全運備戰。

奧運之後,港隊準備出擊參加全運會。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奧運之後,港隊準備出擊參加全運會。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大師兄張小倫(左起)、 金牌劍手張家朗、教練基連、蔡俊彥、吳諾弘賽後合照留念。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大師兄張小倫(左起)、 金牌劍手張家朗、教練基連、蔡俊彥、吳諾弘賽後合照留念。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