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倫(左起)、張家朗、蔡俊彥及吳諾弘慶祝完成團體賽事。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張小倫(左起)、張家朗、蔡俊彥及吳諾弘慶祝完成團體賽事。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香港劍擊隊東京奧運之旅在周日完結,最為人驚喜是張家朗在男子花劍個人賽拿到金牌創造歷史。張家朗父親張子倫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表示,喜見愛兒在今次奧運變得成熟,學懂如何控制情緒。

個人賽奪金之後,張子倫和太太輪流和兒子張家朗對話,恭喜他拿到金牌之餘,也閒話家常問他有沒有感覺疲累。在今次奧運之旅,張子倫說留意到兒子的變化:「我覺得他的情緒控制進步了很多。以往有少少脾氣,一做得不好便會發忟憎,然後影響表現。但今次出發前的會長盃比賽,見到他的進步。」張子倫指,自己從來很少和家朗講目標,都是平常心,盡自己最大努力,因為要贏獎牌是天時地利人和:「今次個人賽抽條簽,我當時見到好難打,有世界第一劍手科高尼,其實一點也不容易。」因為劍擊一劍一劍搶分,壓力太大,張子倫在八強、四強比賽落街散步,沒有看比賽,來到決賽才慢慢坐下欣賞,見證兒子為港爭光的一刻。



話雖如此,張家朗在這兩年有高高低低,父親張子倫看在眼內:「這兩年處於低潮,家朗打得不好,於是他不斷和教練、隊友甚至和我們家人傾談。在我看來,情緒控制是重要一環,大部份高水平運動員不是能力問題,臨場分高低,是看控制情緒上是否處理得好。」曾是籃球運動員的張子倫回憶,當初張家朗提出想做全職運動員,整個家庭足足討論了一個學期之多:「家朗當初在中四提出想做全職,由學期初傾到學期尾,大家溝通了很多次。當時我們說給他兩年時間,如果達不到目標便回來讀書,結果他拿到成績便繼續打。」

身高一米九三、甚至被戲言為「劍壇一九三」的張家朗劍擊路上發展理想,一六年贏下亞洲賽冠軍成為香港首位摘下此殊榮之人,同年參加里約熱內盧奧運。一七年贏下世青冠軍,更是令他賺來「少年劍神」美號。

看著兒子成長,張子倫說今代做運動員的道路比以往好行一點:「現在坊間增加很多商業贊助,體院有各樣支援包括運動科學、物理治療都有,多了資源的確好行得多。不過,家朗一定要保持現時情況,不要驕傲,否則就會後退。我們一向好少為他設下目標,但會和他傾計交流分析情況。」

望子成龍是每位父親的心願,張子倫說看到兒子成長,看到他辛苦付出有收穫,這一點的確令他十分開心。被問到,如果多了家長送小朋友去學劍擊是否好事,張子倫說道:「無論是否多人學劍擊,家長讓小朋友玩運動係好事,讓小朋友平衡一下,不要只顧讀書。」

由於張子倫曾是籃球員,張家朗耳濡目染下都愛上籃球,兩父子相處有時會一起看NBA比賽,還會一起打衛生波:「家朗打法似我,他身材高,但都是喜歡射波,打外圍,好似我從前一樣。家朗射三分波好準,因為雙手夠力。不過因為要準備奧運,教練不想他弄傷雙手,已經很久沒有打波了。」問到兩父子有多久沒有一起打衛生波,張父不置可否,只是說家朗以往在香港有空閒時就會回來打波。不過,完成今屆奧運之後,男花隊周一便會前往深圳隔離,然後準備北上訓練應付九月十五至廿七日的全運會,一家人想齊齊整整來一餐慶功宴,也要等到完成全運會之後才成事了。

記者 吳家祺

教練基連(左)、張家朗、張小倫一起慶祝。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教練基連(左)、張家朗、張小倫一起慶祝。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張家朗拿著金牌拍照。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張家朗拿著金牌拍照。 記者梁柏琛東京直擊

不少市民當日欣賞張家朗拿到金牌的直播。 本報記者攝
不少市民當日欣賞張家朗拿到金牌的直播。 本報記者攝
張家朗出身自體育世家,父親張子倫及母親陳雪玲曾經是籃球運動員。 受訪者提供圖片
張家朗出身自體育世家,父親張子倫及母親陳雪玲曾經是籃球運動員。 受訪者提供圖片

張家朗和姐姐及父母享受美食。 受訪者提供圖片
張家朗和姐姐及父母享受美食。 受訪者提供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