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塞治(左)、石偉雄及國際體操裁判袁家強。 資料圖片
教練塞治(左)、石偉雄及國際體操裁判袁家強。 資料圖片

東京奧運跳馬賽事在周二下午五時五十一分起舉行決賽,港將石偉雄是第二候補身份,前往有明體育館報到。港產國際體操裁判袁家強分析,石偉雄今次未入決賽主要原因是疫情所限、近十五個月不能出外比賽及集訓影響,同時呼籲教練塞治、香港體操總會及香港體育學院未來加強團隊合作,幫助石仔躋身巴黎奧運舞台。

袁家強為今屆東京奧運撰寫賽後分析,他指出石偉雄早於賽前一年多已積極準備奧運跳馬比賽,但因為疫情限制下影響部署。袁家強寫道:「遺憾的是,石偉雄足足十五個月沒有任何國際及本地賽事,而賽前熱身賽及海外賽前集訓的要求也被拒,令整個備戰計劃出現唯一漏洞。」



「在比賽不足的情況下出擊,石偉雄仍然努力參加東京奧運,完成此次唯一一個選手能完成的兩跳最高難度6.0的李世光跳。但不幸此唯一漏洞,在臨場成為致命原因。在第一跳獲得出線0.3扣分後,石偉雄突然變得緊張,在第二跳助跑時猶豫,導致翻轉動力不足,落地失敗,未能進入決賽。」袁家強表示,他在賽後幫忙跟進檢討這次奧運會情況,包括備戰過程及臨場表現的各種得與失及未來展望,盼望幫助石偉雄調整過後捲土重來。

石偉雄下個主要比賽,是十月在北九州舉行的世界體操錦標賽。因應新的奧運周期,袁家強也有新的建議:「由於評分規則的修改及賽制的轉變,石偉雄應該側重世界盃單項賽,借此爭取世錦賽入場券,然後透過世錦賽單項決賽或世界盃單項績分,再來爭取巴黎奧運會入場券。」袁家強又建議業界更加重視專業裁判的意見,加上教練、香港體操總會及香港體育學院,大家通力合作,在巴黎奧運為香港創造歷史。同時,他也準備好在未來三年盡力協助石偉雄,透過團隊同心合力,一起成就奧運獎牌之夢。

與此同時,袁家強參考中華台北體操隊今次奧運奪牌的情況,他指出唐嘉鴻歷史性入決賽拿到全能第七名,以及於李智凱摘下鞍馬銀牌,背後全是教練團、裁判及中華台北體操協會合作兩年以上的成果。袁家強近年同時擔任中華台北體操協會資訊國際顧問,協助在裁判工作提供專業意見,在備戰、選拔及測試賽時幫忙,提升選手競技水平。袁家強坦言,希望未來可以成為港台兩地之間的橋樑,促進兩地體操界別交流及發展,有助兩地選手提升水準。

石偉雄在今屆東京奧運成為決賽第二候補。 資料圖片
石偉雄在今屆東京奧運成為決賽第二候補。 資料圖片
中華台北選手李智凱在鞍馬得到銀牌。Reuters
中華台北選手李智凱在鞍馬得到銀牌。Reuters

獎牌是團隊通力合作得來的成果。 Reuters
獎牌是團隊通力合作得來的成果。 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