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展龍(右)新季和前輩鞠盈智合作,增強南區中場實力。 本報記者攝
鄭展龍(右)新季和前輩鞠盈智合作,增強南區中場實力。 本報記者攝

球員際遇各有不同,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人生路途,正是大大小小的選擇題累積而成。傑志中場鄭展龍外借冠忠南區求突破,南區前鋒陳廣豪及天水圍飛馬守將方栢倫改踢甲組尋出路。去向不同,惟三人仍然享受踢足球,寄語同路人珍惜機會。

廿三歲的鄭展龍出道六年,代表作是一八年亞冠盃射入柏雷素爾奠勝,只是近三年難爭正選,今季轉投南區。龍仔說:「今季想在進攻上更有自由,爭取出場機會兼助球隊贏波。留在職業球壇絕不容易,要珍惜機會。」



龍仔出道至今六年半左右,他表示要留在職業球壇不容易,自己勝在早起步:「如果可以每星期都落場比賽找回感覺,表現不會太差。我都想有好表現,有入球再幫助南區贏波,為無班落及轉行的球員努力,博埋佢哋個分力。」南區新季首場比賽,是周日(九月十九日)菁英盃鬥升班馬港會,該日下午三時半在青衣運動場上演。

鄭展龍找到南區繼續足球夢,相反,廿八歲守將方栢倫因飛馬散班改當送外賣,新季踢甲組大埔。方栢倫說弄傷內側副韌帶仍然未一百巴仙痊癒,現時只是自己捽藥酒療傷。看到現時球圈情況難測,方栢倫說:「如果只得一兩間球會資金好一點,當打球員都只得兩、三萬,的確很難捱下去。自問已經廿八歲,開始要為生活籌謀,畢竟職業足球員的時光有限。」

環境難測,仍然有很多人願意以足球員為業,曾是過來人的方栢倫說:「後生仔為夢想,即使薪金幾千元都肯踢,為夢想低薪去闖一段,可能彈起之後就會有更好發展。好像以往冰河時期極低薪,也有一批球員一直踢,十多年前踢到現在,也許今年都會有新一批球員慢慢踢出頭。」離開超聯,方栢倫新季在甲組和安基斯、安達、張志勇、陳港斌等人同隊,教練是大埔舊將陳旭智,新季首場甲組比賽是九月十九日(周日)下午三時在廣福球場鬥坐擁前港超兵許家樂及羅港威的深水埗。

除了方栢倫,另一位離開港超聯的球員有不獲南區續約的陳廣豪,這位前鋒新一季改踢甲組永義,他說十月會再找新工作,務求雙線發展。陳廣豪今年廿四歲,和方栢倫一樣入選過香港隊,但際遇問題踢了元朗及南區兩季便離開超聯舞台,廣豪解釋說:「因為南區不找我續約,自己擔心前景,曾和郭嘉諾郭Sir及朋友傾談,最後決定離開。其實新球隊香港U23有找我,但自己心想難道踢完今年,來季又要再等?如果有得一直踢,當然想留在港超聯,如果不成事,轉去甲乙丙組,一邊踢一邊再找工作。」

廣豪表示,如果只是十八、九歲,他願意只接受一萬多的月薪,希望踢一段時間會有新轉變。但來到廿四歲的黃金年齡,他的想法開始有變,在夢想與麵包之間選擇了後者,希望有穩定的環境及收入。

離開職業之後,廣豪說要再踢回超聯球隊已經不易,言語中依依不捨:「當足球員,最想當然是在最高水平的賽事出賽,踢港超聯、入香港隊。踢超聯球隊一定興奮點,始終和甲組業餘波有分別,你在超聯入球有多些人留意,知名度及成就感都更高。」擅射世界波的陳廣豪對於超聯仍有依戀,但思前想後暫時放棄,改與永義球員在群雄並起的甲組角逐。永義新季首場比賽,是九月十九日(周日)下午三時半在九龍仔公園球場鬥駿其。

方栢倫(前)經歷飛馬散班,決定改踢甲組兼當外賣工作糊口。 資料圖片
方栢倫(前)經歷飛馬散班,決定改踢甲組兼當外賣工作糊口。 資料圖片
陳廣豪(中)在元朗時代不時射入世界波,但新季不踢超聯改在甲組活躍。 資料圖片
陳廣豪(中)在元朗時代不時射入世界波,但新季不踢超聯改在甲組活躍。 資料圖片